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异界海盗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抢婚

第一百八十三章 抢婚

        帝都加尔西亚,塔雷拉斯公爵府邸。八一  中  文网    w?w  w?.?8  1?zw.com

        塔雷拉斯公爵的书房中,一些穿着整齐军装和漂亮贵族服饰的男人们围着一张高挂着的庞德大6地图指指点点着。

        一名嘴唇上留着漂亮一字胡的男人用一根马鞭指着一块用红笔勾勒出来的地方,说道:“刚刚从王子殿下那里得到消息,现在,约瑟郡已经宣布支持我们……”他用马鞭沿着约瑟郡的地形走了一圈,然后马鞭在约瑟郡旁边的几个郡位置上以划,继续说道:“而诺尔、萨拉门托斯、盎克鲁郡也都站在了我们这一边,这样一来,整个帝国的东南部就全部站在了我们这一边!公爵大人,帝国的东南是赋税重地,有了他们的支持,我们的胜算又大了几分!”

        “是啊,就算政变不能够成功,我们也可以效仿皇帝陛下当年的做法,先从京城脱身而出,然后在帝国东南休养生息,凭借着那里得天独厚的经济以及军事条件抵挡科克的进攻,甚至伺机反扑!”一名穿着白色军装的年轻军人点了点头,说道。

        “你这个混蛋,还没有开始你就说这种丧气话!雅卡家族就尽盛产些胆小鬼和丧气鬼吗?”一名中年将军冷笑着说道。

        “你!!”白色军装的军人立刻怒目相视。

        眼看这些桀骜不驯的将军们要吵起来,塔雷拉斯和起了稀泥:“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吵,雅卡将军这也是未料胜,先算败嘛,这也是名将之风……”

        中年将军有点不卖塔雷拉斯的情,他嗤笑了一下,低声道:“当逃兵的名将之风吗?”

        雅卡家族以前的确出过几名将军,其中有一名将军还在战场上面逃跑过,而这名将军正是这个年轻人的父亲,年轻的将军以听见这句话立刻怒不可遏,白手套往地上以丢,大吼道:“我要和你决斗!”

        “决斗就决斗!”中年将军虽然和雅卡同属于费尔南德斯一个派系的人,但是他们一个是6军,一个是海军,自古以来无论什么国家,这两个军队派系之间就互相不对付,彼此瞧不起对方,都认为老子才是天下第一,因此像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屡见不鲜。

        眼看好好的军议即将变成一场争斗,塔雷拉斯公爵勃然大怒,一声怒吼:“你们想干什么?还把我放在眼里吗?”

        一众将军们虽然肩膀和胸口的勋章将星闪耀缤纷,但是老公爵一怒,他们也为之凛然,纷纷低下脑袋,不敢再多说什么。

        塔雷拉斯怒气冲冲的教训众人:“你们看看这是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无休止的内斗!想自己给自己挖一个埋身的坟墓吗?愚蠢,就连女人都比你们聪明!”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间书房的大门“嘭”的一声被人推开了,塔雷拉斯怒火三丈,他最厌恶的就是那些不通报不敲门就闯进来的人,更何况他们在这里正在进行绝密的军事会议,平日里一向和气的公爵大人飙了,他扭头就骂:“混账,哪个家伙这么没礼貌,不知道通报……”

        塔雷拉斯回头一看,剩下的话顿时噎在了喉咙里面,因为没有经过通报而擅自闯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独生女儿莉迪亚。

        莉迪亚穿着一袭白色的丝绸长裙,雪白粉腻的小腿在长裙下因为走动而若隐若现,无比的迷人,再加上她惹火性感的身材,顿时吸引了一房间男人的注意力。

        塔雷拉斯骂人一下骂到了自己女儿身上,下面的话就没有办法骂下去了,毕竟这是自己的女儿,骂她不就等于骂自己没有管教好吗?

        于是他眼睛一瞪,将气撒在了门口的护卫身上:“混蛋,你们怎么看门的?怎么不通传就让人进来?”

        门口两名护卫一脸委屈,莉迪亚在府中是出了名的骄横跋扈,她想去哪里,他们一个小小的护卫哪里敢阻拦?

        房间里面这么多的将军,塔雷拉斯总得找回个面子,但他又不能将罪责罚在自己女儿身上,于是他大吼了一声:“来人,把这两个家伙给我拖下去打十鞭子!”

        这两名护卫顿时脸色大变,但他们也不敢争辩,甚至都不敢开口,只是低着脑袋被人押了出去。

        塔雷拉斯看着他们两人被带走,然后将目光落在了莉迪亚身上,他一声怒哼:“你来这里干什么,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莉迪亚却丝毫不在乎父亲的怒火,她一双充满了狐媚气息的眼睛在房间里面轻轻一扫,一言不,却清楚的向这里的其他男人透露了一个信息:我有点事情想和父亲谈一下,麻烦你们出去。

        房间里面的男人虽然都是军人,但他们也是官场上面摸爬滚打出来的,这点察言观色的本事都没有的话,怎么厮混?

        将军们顿时纷纷请辞,房间里面一扫而空,一个极其重要而且极其紧要的军事会议就这样被莉迪亚给搅黄了。

        要换在其他家族其他地方,这样的事情简直不可思议,在森严的贵族上下级礼仪体系下,哪个女人敢擅闯自己父亲的书房,更何况这里还有一群将军正和他在开军事会议?可偏偏在塔雷拉斯公爵府邸的府邸,这样的事情再寻常不过。

        塔雷拉斯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既有感于她那一如生母的美艳迷人,又有感于她放肆的行为,虽然明明知道莉迪亚这样放肆下去没有什么好结果,可是每次看见她,塔雷拉斯总是会心软,然后向她妥协。

        这一次也不例外。

        公爵大人看着将军们都离去之后,他叹息了一声,摇了摇脑袋:“莉迪亚,你知道眼下是什么时候吗?你到底有什么事?”

        莉迪亚在平日里脸上一向挂着一种骄傲和飞扬的神情,活泼跳跃,可在今日,她的脸上却透着一股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决绝之色:“父亲大人,我向求你一件事情……”

        塔雷拉斯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自己的女儿如此正儿八经的和自己说话,以前她哪一次不是祭出撒娇撒痴的法宝,弄得自己头晕目眩然后答应她的?

        公爵颇为诧异的看着她,问道:“什么事情?”

        莉迪亚深吸了一口气,修长的睫毛低垂了一会之后,然后突然间抬起,她毅然的说道:“我要向唐杰求婚!”

        塔雷拉斯愣了一下,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说什么?”

        莉迪亚双拳紧握,眼睛里面充满了一种坚定而狂热的目光:“我说,我要嫁给他,除了他,我谁也不嫁!我现在就要向他提亲求婚!!”

        塔雷拉斯哈的一声,他脸上表情古怪极了:“你疯了?你自己那么恨他,亲手把他害到那个地步,现在又想向他求婚?是我听错了,还是你真的疯了?”

        莉迪亚执拗的大喊道:“我不管,我什么都不管,我就是想嫁给他!”

        塔雷拉斯勃然大怒:“混蛋!!你有没有想过你嫁给他以后,他会怎么对待你吗?你以为天底下会有这样宽宏大量的男人吗,一个女人害了自己以后,还会全心全意的爱她吗?”

        莉迪亚尖声大喊道:“我不管,我不管!!”

        塔雷拉斯怒不可遏,抬手就是一耳光,重重的打在莉迪亚如同瓷器一般精美的面庞上,顿时印出一个红手印。

        莉迪亚一边脸颊火辣辣的疼,但她也不去捂着,反而瞪着眼睛直直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眼睛里面愣愣的流下眼泪来:“我再说一次,我要嫁给他,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我都要嫁给他!他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

        塔雷拉斯看见莉迪亚这个决绝的模样,顿时百炼钢化成了绕指柔,他又是心疼又是叹息:“你真是疯了,那个男人有什么好,让你如此痴迷?”

        莉迪亚听到这句话,心中像是触动到了什么,她眼泪缓缓的流着:“我不知道他到底有哪里好,但是我现在一闭上眼睛就是他的身影,无论四周是安静是吵闹,我的耳朵里面就满是他在角斗场呼啸呐喊的声音,我忘不了他,我真的忘不了他,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以后就算结婚了他会怎么对我。但是就算以后他打我也好骂我也好,甚至要杀我也好,我都想得到他!谁也别想阻拦我,除非我死去!”

        莉迪亚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唇齿中清晰的吐露出来,声音透着一股金石之音,执拗决绝,偏激狂热。

        塔雷拉斯被自己女儿的这一番话给说得无言以对,他看着自己女儿眼泪汪汪的样子,一下便想起了自己的亡妻,他心中又是心疼又是难过,一下便将自己的女儿抱在了怀里,用手拍着她的背脊:“别哭了,我的宝贝别哭了,我知道了,我都知道了。我这就去派人求婚,只要他答应,我也没什么不同意的,和这个家伙如果能联姻,我们的实力也会大涨。只不过,我唯一担心的就是,如果以后结婚了,他会不会委屈你……”

        莉迪亚摇了摇脑袋:“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管,我只要能在他身边,看着他,然后让那些企图指染他的女人们都只能看他而不能碰他,我就很心满意足了……他是我的,他是我一个人的,谁也别想抢走……”

        对于女儿这种近乎变态的占有**和偏执心理,塔雷拉斯却习以为常,他冷笑着说道:“他如果敢委屈你的话,我就让他好看!”

        莉迪亚抬起脑袋,一双极美的眼睛还挂着泪珠,她破涕为笑,娇痴的说道:“那父亲你动作可要快一点了,已经有很多人要去求亲了,就连阿加莎姐姐也不例外呢!”

        塔雷拉斯哼了一声:“克伦贝尔家族也敢和我抢人?”

        莉迪亚听见了这句话,她那天使般精致的面庞上流露出甜蜜的笑容,仿佛她已经得到了唐杰,已经得到了幸福。

        ……

        帝都加尔西亚,克伦贝尔商会府邸。

        阿加莎一身盛装在府邸的大门前焦急不安的站着,她时不时的踮起脚,翘企盼,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

        直到一阵得得得的马蹄声传来,一辆绣着郁金香图纹的豪华马车缓缓驶入大门,一位身材微矮并略微胖的一个中年人从马车上走了下来,阿加莎这才喜形于色,欢呼着扑了过去。

        “父亲!”阿加莎欢快的笑着,她快步向前跑着,在这一刻她丝毫没有了平日里的淑女风范,她橙黄色的裙摆因为她急快的脚步而俏皮的飞扬着,可她跑了几步,在即将来到马车跟前的时候,似乎又想起了平日里已经烙入骨髓的礼仪,她一下又收敛了起来,低垂着脑袋,用手拎着自己的长裙,斯斯文文的走了过去。

        “啊,这不是阿加莎吗?”说话的中年人叫做菲托舍.克伦贝尔,是克伦贝尔商会的会长。

        菲托舍富可敌国,手中的权势大得惊人,在其他人眼中,他一直是一个铁血冷酷的商会统领。所谓慈不掌兵,仁不经商,菲托舍可谓是将“仁不经商”演绎到了极点,无论是他的朋友还是他的敌人都这样形容他:“只要有利可图,这个家伙可以出卖一切事情”,“所谓商人的典范,大概就是这个家伙了吧,冷酷无情,唯利至上”,“为了追求更大的利益,他可以牺牲自己性命的家伙”。

        克伦贝尔商会在短短的几十年积累,在庞德大6一跃而成为仅次于凯尔斯曼家族的第二家族,以冷酷闻名的菲托舍可谓是功不可没。

        这个中年人脑袋上戴着贵族特有的白色套,浑身上下的衣装精美笔挺,即便是坐了长时间的马车也找不出一丁点脏乱的地方,这个矮胖的中年人虽然长着一张和气生财的面孔,可是他狭小而修长的眼缝中时不时透露出来的锐利冰冷的目光,仿佛一下便能将人看透,让人不寒而栗,不敢与之对视。

        尽管菲托舍大名在外,但是这一刻,他和一个平凡普通的父亲没有任何区别。

        菲托舍慈祥的笑着,他站在阿加莎的面前,仔细端详着自己的女儿,过了好一阵子,他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嗯,不错。”

        父女两人虽然有书信往来,但是书信中多是述说公事,如今算算有半年多没有见面,可一见面父亲见到了女儿,也只不过是一句简简单单的夸赞,而女儿也在真情流露之后很快又恢复到了循规蹈矩毕恭毕敬的模样。

        由此可见克伦贝尔家族上下辈之间森严的礼仪规矩。

        父亲打量着女儿,虽然眼睛里面透着的全部都是慈爱和骄傲的神色,可他却没有半点的表露出来,矜持内敛仿佛是这个家族渗入骨髓的一种姿态。

        “父亲,这一路来还好吗?一定吃了不少苦头吧?”阿加莎乖巧的依傍在菲托舍的身旁,两只手轻轻的缠在父亲的胳膊上。

        菲托舍用宽厚的手掌轻轻拍了拍阿加莎的手臂,微微一笑:“这有什么苦头,比起你来说,肯定轻松很多了。”

        这一句话一下就让阿加莎想起了自己走海路前往加尔西亚所经历的种种险难,而想起这些种种的险难,她又一下想起一个无法避开的人物,唐杰。

        想到这个男人,阿加莎的心中便激荡不已,无法平静,一时间百感交集。

        “父亲,您这样说真让女儿不知道该说什么……”阿加莎面容复杂的叹了一口气。

        菲托舍看着女儿的面容,微微一笑:“那就说说那个男人吧。”

        阿加莎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您是说,唐杰?”

        菲托舍点了点头:“我已经听取了你的意见,向他所在的恶魔岛传递了友好的信息,而我来加尔西亚的这一路上,除了从你这里听到的消息之外,我还听到了许多关于他的事情……不过最让我感到震惊的是昨天我听到的事情。”

        菲托舍眼睛眯了一下,一道锐利逼人的目光从他的眼袋和眼皮的夹缝中射了出来:“剑圣被他击败了,这是真的吗?”

        阿加莎每次听人谈论到这件事情,心中便不自觉的升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自豪,她略带矜持,但眼角满是遮掩不住的骄傲的说道:“当然是真的,我的父亲!”

        菲托舍明显呆了一下,然后悠悠的感叹道:“虽然我知道这件全城人都在谈论的事情假不了,但是我总是不能相信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竟然是真的……”

        “十年前我曾经有幸在皇宫之中见过剑圣一面,他那种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他手掌心之中的淡然自若,我到现在都无法忘记。可是,这样的强者,居然会败在一个海盗的手上……”菲托舍缓缓的摇着脑袋“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啊……”

        阿加莎微笑着说道:“我的父亲,您难道忘记了,在一百年前不也曾经有一个海盗横行天下,所向无敌吗?难道您已经忘记了那来自大海之上的王者的呐喊了吗?”

        菲托舍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阿加莎,自己的这个女儿真是无时无刻不忘记为这个海盗摇旗呐喊,爱情已经虏获了她的心,只要说到这个男人,她的眼角就会荡漾起一层春意,整个人似乎都在绽放着一种异样的妩媚。

        菲托舍笑了笑:“我亲爱的女儿,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句话的言下之意吗?当然,我不是一百年前凯尔斯曼家族的族长,我也不会那样短视,会放过一个能够血战四场之后依然能击败剑圣的强者,更何况这个家伙还是盘踞在尼尔西亚海的海盗之王。”

        “无论你是否爱他,甚至无论是否有你,我和我的家族都会想尽千方百计的拉拢他,让他成为我们的盟友!与他联盟的价值,现在就算是瞎子,就算是蠢材也能够看得清楚,想得清楚。自身强大的实力已经足够让人招揽他了,更何况他还有强大的海上势力?”菲托舍目光深邃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缓缓的说道。

        阿加莎越听脸上笑容越是浓厚,仿佛夸赞的是她自己一般,她笑着说道:“是啊,我的父亲。你可知道,在今天一大早就有数不清的帝国名媛派出她们的随从和仆人,前往卢瑟殿下的府邸找唐杰求婚……甚至还有一些胆子大的女孩们干脆自己亲自跑了过去,真是疯狂哪……”

        阿加莎自顾自的说着,她已经从父亲的言辞中听到了她想听到的言下之意。

        既然父亲将“与唐杰联盟”这件事情抬高到了这样高的位置上,那么想要拉拢这个男人,最可靠的办法就是联姻!

        而整个克伦贝尔家族中,还有比自己更适合的人选吗?

        我要嫁给这个男人了吗?我能嫁给这个男人了吗?

        想到这里,阿加莎便忍不住浑身滚烫,脸颊红得能滴出血来。

        “你也派了人去,对吗?”菲托舍意味深长的看了阿加莎一眼。

        阿加莎脸颊绯红,她低下了头,嗫嗫的说道:“父亲没来,我怎么敢擅作主张?”

        菲托舍目光深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里面的眼神复杂极了,时而温情慈祥,时而冷酷决绝,时而叹息无奈。

        可是沉浸在狂喜和幸福中的阿加莎并没有留意这个目光,她只是沉浸在自己我的幸福海洋之中。

        菲托舍在一旁看着阿加莎,看着自己最疼爱最得意最骄傲的女儿,她继承了自己身上最优秀的优点,足智多谋、冷静理性、同时她又继承了她母亲的所有优点,美貌大方,贤惠端庄,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优秀惹人怜爱的女孩儿,自己却始终不能让她得到她想要的幸福。

        因为,她是克伦贝尔家族的后裔,她的一切都是家族的,为了家族的前途和命运,她必须舍弃自己的一些东西!

        譬如,爱情,譬如,幸福!

        菲托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缓缓的说道:“阿加莎,我亲爱的阿加莎,我想求你一件事情……”

        阿加莎实在是太过于兴奋,以至于她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父亲还从来没有对自己用过一个“求”字,她转过脸来,满脸笑容的问道:“父亲,什么事情?”

        看着女儿满脸的笑容,菲托舍觉得自己简直残忍得像一个侩子手,以往他曾经下过无数冷酷无情的命令,但没有一个比眼前这个来的更加的残忍。

        菲托舍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阿加莎,你不能向唐杰求婚……”

        阿加莎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灿烂的笑容依旧荡漾的自己的脸上,还没有来得及消失,她用一种不解诧异的语气问道:“父亲,你不是说和他联盟所能带来的利益,就算是瞎子和傻子都能看得到想得到的吗?”

        菲托舍重重的点了点头:“没错,可是……”

        阿加莎脸上的笑容缓缓的沉淀,她突然间毫无礼仪的大声打断了菲托舍的话,失声追问道:“既然你都同意了,为什么不同意我嫁给他?”

        菲托舍目光定定的看着阿加莎,一字一顿,声音里面透着一股庞大的贵族家族特有的冷酷与无情:“因为,有一个人也想嫁给他,而这个人,你不能和她争……”

        阿加莎浑身一抖,如遇雷击,她的表情由狂喜兴奋一点一点变得绝望悲伤,这就好像一件精美的瓷器在眼前被人残忍的砸碎一样,她嘴唇颤抖着,说道:“是谁?”

        菲托舍再铁石心肠也无法面对自己女儿此时的悲伤,他转过身,不敢看阿加莎的脸,他深吸了一口气,故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酷无情一点:“阿加莎,我聪明美丽的阿加莎,作为我的女儿,我想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我们克伦贝尔家族虽然现在看起来风光无比,势力强大,我们掌握着这个帝国地下军火贸易的三分之二份额,只要我们能控制大海,我们的势力将可以和凯尔斯曼家族相提并论。”

        “可是,我亲爱的阿加莎,你应该明白,我们的一切都是塔雷拉斯公爵给的,是皇帝陛下给的。塔雷拉斯是皇帝陛下最宠信的大臣,他又是我们家族在皇宫的利益代言人,没有他,整个克伦贝尔家族就会立刻崩塌!失去了塔雷拉斯公爵大人的支持和帮助,我们就像没有利爪和牙齿的老虎一样,毫无威慑力可言!”菲托舍缓缓的说着“所以,无论什么事情我都要满足塔雷拉斯公爵,而且,如果唐杰答应塔雷拉斯公爵提出的联姻,那么他的利益与我们就捆绑在了一起,无论谁嫁给他,就不重要了……”

        “别说了!!”阿加莎突然间爆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声。

        菲托舍浑身一抖,他转过身,却看见平日里从来不哭,从来都是满脸微笑的女儿,她泪流满面的说道:“我从小就让着她,什么事情都让着她,就因为她是什么公爵的女儿!她哪里比我强?她哪里比我好?现在,就连我所爱的男人也要让给她吗?”

        从来不哭的女人,一旦雨带梨花,其震撼力百倍胜于那些整天哭哭啼啼的女孩,菲托舍这个向来铁石心肠的家主都忍不住为之动容,脸上流露出痛苦的神色,他低下了脑袋,声音低沉而难过的说道:“对不起,我的女儿,就当我求你了,我……”

        “别说了!”阿加莎突然间抬起一只手,竖起了手掌,她哽咽的说道“我,我想我知道了……我从小就让着她,再多让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着,阿加莎眼泪似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啪嗒啪嗒的往下落,她捂着嘴巴,喉咙里面出呜呜的哽咽声,转过身缓缓的向自己的书房走去。

        在这一刻,菲托舍看着自己女儿的背影,心如刀绞!

        他忍不住转过脸,看向卢瑟王子所在的地方,不由的感叹,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魔力,把我女儿迷成这样也就算了,竟然还能让莉迪亚也不顾一切的要前来抢亲?

        帝都二王的争斗还没有开始,在皇宫中倒是先上演了一场让人诧异却同样残忍的争斗……

        ============================================================================

        七千五百字大章节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