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异界海盗王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欺诈斗狠

第二百一十六章 欺诈斗狠

        看见天空中的雄鹰战士远远的飞来,饶是唐杰胆气豪勇,也不仅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个十级大魔导师和四名高级魔剑士,再加上空中的八个雄鹰战士,这样的战斗组合就好像现代战争同时面对坦克加火炮群加战斗机群的攻防一体立体式战斗组合,唐杰再狂傲也不敢放言自己能稳胜不败。

        更何况他身边还有安吉尔和艾玛需要保护?

        虽然唐杰有神器在手,可他知道,自己最多能够依仗着神器之威杀死这里一半以上的人,然后他就会因为被神器榨干体内的斗气和鲜血而死在这里,安吉尔也无法幸免。

        眼前这个局凶险程度比狄德罗的追杀还要可怖,唐杰一时间浑身寒毛倒竖,身子紧绷得像拉紧的弓弦。

        米兰德尔是一个身材高瘦的老人,他脸颊削瘦,双目深陷,身上的魔法袍流动着淡淡的紫色光芒,他手中镶着红色水晶的魔法杖也散出阵阵波浪一般的柔红色晕。

        米兰德尔看了看眼前的情景后,他缓缓说道:“年轻人,放下你手中的神器,离开帝国的公主以及那个昏迷的女孩,我可以饶你不死!”

        米兰德尔的声音沙哑而低沉,颇有磁性,可在唐杰听来却刺耳无比。

        这个黑头的男人天生吃软不吃硬,如果有人在他跟前耍横,那他会比谁都横,可如果有人低声下气的求他,尤其是女人的哀求,他也很难硬得下心来拒绝。

        唐杰冷冷一笑,两只手缓缓将腰间的两把长剑拔出来,然后左右交叉在身前,昂然而立:“老头子,带着你天上的宠物和地上的小喽啰们转身回到你的狗洞里面去,当一个瞎子聋子,我也可以饶你不死!”

        这一句话针锋相对,说得真是嚣张到了极点,米兰德尔纵然年纪已高,火气已经消磨得所剩无几,可他还是心中勃然大怒了起来。

        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了!

        就连他身边的魔剑士盔甲后面的眼睛里也射出愤怒的目光,纷纷摆出一副战斗姿态,虎视眈眈的看着唐杰。

        米兰德尔的两只眼睛眯了起来,他看着眼前这个胆大包天,面不改色的男人,目光不住的打量着他。

        对于这个男人,米兰德尔当然不会陌生,正是这个男人用双刀战胜了剑圣,虽然米兰德尔能够看得出剑圣并没有用领域境界来对付这个男人,可这个男人在角斗场接连五战中展现出的凡入圣的战斗才华和他惊世骇俗的爆力以及潜力却让他印象深刻。

        更何况这个男人手中握有两大神器!

        神器的威力有多大,大概没有人比米兰德尔了解得更清楚了,虽然米兰德尔对自己最后一定能获得胜利持有绝对的信心,可是要付出多大的代价,那就是他所预料不到的了。

        米兰德尔身上的魔力缓缓的向外绽放着,天空中的雄鹰战士也开始不住的在唐杰的头顶盘旋着,全身重铠的魔剑士同样也开始绽放出火红的斗气,他们每个都是八级以上的斗气实力!

        他们带给唐杰的压力强大得令他险些窒息!

        米兰德尔冷笑着说道:“年轻人,你虽然有狂傲的资本,但是请你回头看看你的背后,你以为你能在我们的围攻下安然无恙的离去吗?就算你能逃走,你能带着安吉尔殿下和这个女孩逃走吗?”

        唐杰心中思如电转,试探的问道:“你为什么要抓这个女孩?”

        米兰德尔缓缓举起手中的魔杖,他虽然是魔法师,但是他常年在皇宫政庭中打滚,哪里看不出唐杰这点小心思?

        米兰德尔冷冷的说道:“年轻人,如果你不想她和安吉尔殿下死去的话,就老老实实按照我的话去做。”

        他正说着的时候,安吉尔缓缓在唐杰的背后用手写了几个字:“别回头。”

        唐杰虽然不知道安吉尔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他知道这个女人是一个极有主意的人,她这样说自然有她的道理。

        很快,唐杰便看见米兰德尔猛然间瞪大了眼睛,盯着唐杰背后的安吉尔失声道:“安吉尔殿下,你在干什么?”

        安吉尔虽然在储君柯克的政变中失败,可她毕竟是法尔科帝国的公主,而且远嫁到庞德帝国,虽然没有成婚,而且柯克也已经身死,但是在这个世界的诸侯王国的皇室中,丈夫死了,妻子下嫁给其兄弟儿子的事情,数不胜数,更何况安吉尔还是处子的未嫁之身?

        最重要的是,安吉尔远嫁到庞德帝国,这意味着法尔科帝国和庞德帝国之间政治名义上的联姻和结盟,这也意味着东西大6两个庞大国家之间的结盟。

        这种结盟不仅在政治上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在军事上也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

        另外,安吉尔身为帝都剧变的参与者,她对庞德帝国内幕和变化了如指掌,一旦让她逃离庞德帝国,不仅会对帝国的政坛造成一定冲击,还会对帝国皇室的声誉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所以,安吉尔虽然此时是一个逃亡者,可是她的身份价值却依旧不减。

        米兰德尔绝对不愿意看见一个死去的安吉尔。

        对于这一点,唐杰一时间没有想明白,毕竟他是一个战士,不是老谋深算的政客。

        可是终日在皇宫政治中打滚的安吉尔对这一点却清楚得很,所以她取出一把随身的小匕,面不改色的割开了自己手腕上的动脉血管,然后看也不看汩汩流淌的鲜血,反而用一种极为平静的语气对米兰德尔说道:“你担心我会拖累唐杰?尊敬的米兰德尔大人,如果你看见我死在你的面前,你难道会开心吗?不过,你放心,如果我死了,我身边的这个男人一定会杀死你的,他有这个实力和能力,我坚信不疑!”

        唐杰能够感觉到背后的安吉尔一定做了什么很夸张的事情,他心中暗自焦急紧张,却又不得不生生忍住扭过头去看看情况的冲动。

        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一定得做出一副冷漠无情的模样,演一场戏给米兰德尔看。

        所以,他身上斗气骤然勃,两只眼睛杀气腾腾的瞪着米兰德尔,似乎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面对着唐杰汹涌澎湃的斗气和杀气,米兰德尔只觉得背上如有针扎,他一点也不怀疑安吉尔所说的话:一旦她死了,这个男人一定会暴走,继而疯狂的找自己拼命。

        自己能在拥有两大神器的家伙跟前逃走吗?

        尽管米兰德尔背靠着时空传送门,但是他也不敢托大,因为他很清楚这个男人的动作有多快,爆力有多强!

        但比起唐杰的威胁,更让米兰德尔背脊抽紧的是安吉尔!

        这个女人像割别人手腕一样割开了自己的手腕,那种冷静决绝实在是让人悚然而惊!

        米兰德尔皱着眉头,沉声道:“你在威胁我?”

        安吉尔手腕中割开的口子在不断的流淌着鲜血,她脸上神情却看不见一丝一毫的变化,她淡淡是说到:“我听人说,一个人这样坚持的时间可并不长,尊敬的米兰德尔阁下,也许你可以亲眼见证一下,这个时间究竟有多长?”

        面对安吉尔咄咄逼人的架势,米兰德尔一时间觉得头痛无比。

        他并不想把安吉尔逼死,唐杰可以死,但是安吉尔不行,可眼下这个局面,安吉尔摆明了就告诉他:千万别把我当成这个男人的弱点!如果你把我当成他的弱点,我会毫不犹豫的自我了断,然后你就等着承受他疯狂的怒火吧!

        米兰德尔这一次只是抓捕艾玛而来,可他并没有想到会突然看见从禁塔中劫走神器的唐杰,以及出逃的安吉尔,所以他的准备也并不是万全,他的隐身斗篷和神灵魔戒都没有带在身上。

        如果手持神器的唐杰起飙来,会造成什么后果,米兰德尔也不敢想象。

        米兰德尔沉默了,面对着唐杰的武力压迫和安吉尔以死相逼,这位年迈的大魔导师陷入了一个很尴尬的境地。

        如果不是身边有魔剑士和雄鹰战士在一旁,他很有可能二话不说,扭头就走,毕竟这种两败俱伤的事情是他最不愿意做的。

        可他现在如果在唐杰和安吉尔联手威逼下扭头而走,那这件事一定会被这些魔剑士和雄鹰战士传开,他的威信将会一落千丈!

        这,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米兰德尔心中一声长叹,左右为难。

        他脸色铁青的对唐杰说道:“你真的准备置安吉尔殿下的安危于不顾吗?”

        唐杰冷冷一笑:“我死了,她难道能很好的活着吗?她如果死了,我向你誓,我一定会让你和你这个所谓的帝国永远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的名字永远会成为你灵魂深处最可怕的魔魇!”

        说着,他手中长刀在地上一挥,轰隆一声地上被斗气切割出一条深沟,这气浪翻滚的情形配合着他声断如铁的话语,当真是有一种誓死不屈的凛然和决绝!

        米兰德尔知道这个黑头的家伙绝对不是在空口说白话,事实上任何一个控制了尼尔西亚海,又拥有黑龙王和海神提拉两大神器的家伙,都有资格说这句话。

        别的不说,光是派自己手下海盗,沿着庞德帝国漫长的海岸线不住的骚扰,就足够让这个帝国喝一大壶的了!

        本来想仗着自己突然而然的出现和手头上具有优势的实力,兵不血刃的对这个家伙进行压诈,可现在看来,自己倒反过来被压诈了!

        这个混蛋!

        米兰德尔额头青筋一阵乱跳,两边虎视眈眈杀气腾腾的对峙着。

        正当两边都在进行讹诈威逼的时候,从米兰德尔宽大的魔法袍中突然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米兰德尔,回来!”

        这一句话虽然轻微,可是在米兰德尔的心中却响若雷霆,简直如同天庭降世的福音!

        这个声音正是玛格丽特通过魔法水晶向米兰德尔传的一句话,这个运筹千里的伯爵夫人通过米兰德尔随身携带的魔法水晶将眼前的事情了解得一清二楚,所以,她很干脆的下达了命令。

        米兰德尔如奉纶音,冷哼一声,转头走进了身后的魔法门之中,紧跟着这四名高大的魔剑士也跟随其后走了进去。

        当最后一名魔剑士走进魔法门之后,这扇流动的魔法门一阵扭曲,然后嗡的一声上下拉扯成一条细线,消失在空中。

        在空中盘旋的雄鹰骑士也在清澈响亮的鹰鸣声中打道回府。

        等到他们全部消失的时候,唐杰这才松了一口气,他飞快的转过身来,撕下自己另一条袖子,一边为安吉尔包扎手腕的伤口,一边沉着脸说道:“以后不准再这样了!”

        安吉尔因为失血而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她淡淡笑了笑,说道:“放心,只割一次是死不了的。”

        唐杰只见她手腕上面的伤口果然因为鲜血涌出后接触到空气,渐渐的鲜血开始凝固,淤积成壳,已经是没流什么鲜血了。

        唐杰心痛的看着这个伤口,依然沉着脸说道:“那也不允许!”

        安吉尔看着唐杰,虽然手腕伤口剧痛,可是她心中却暖洋洋的,她抱以唐杰一个甜甜的笑容,然后轻轻抚着唐杰为自己包扎的伤口,轻声说道:“以后我看见这个伤疤,就等同于看见了你,不是吗?”

        唐杰用手指敲了敲她的额头:“胡说八道什么呢?想跑哪里去?还想回到加尔西亚去做你的皇后?”

        安吉尔飞快的摇了摇头,她用头抵在唐杰的胸膛上,缓缓呢喃道:“你不赶我走,我就不走,好吗?”

        唐杰呵呵一笑,两个人这时候都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可是他们想到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声音,又心中不自觉的奇怪。

        刚才那个说话的女人是谁?

        帝都竟然还有能够指使米兰德尔的女人?

        唐杰和安吉尔想了想,突然不约而同的大声道:“伯爵夫人!!”

        唐杰一脸震惊:“既然是伯爵夫人,那她应该恨我恨得咬牙切齿才是,她的命令应该是立刻让米兰德尔杀了我,而不是让米兰德尔放过我!”

        安吉尔则是若有所思的说着:“伯爵夫人竟然能够指挥起米兰德尔起来了?这个魔法学院的校长向来是只效忠帝国皇帝的啊!米兰德尔如果说效忠费尔南德斯倒也不足为奇,可他为什么会听伯爵夫人的话?难道说……”

        费尔南德斯身边最受重新的侍女艾玛搭乘着凯尔斯曼家族的黑鸦出现在郁金香郡,米兰德尔带着魔剑士和雄鹰骑士紧随而来,紧接着米兰德尔又在伯爵夫人的命令下扭头就走!

        种种线索在这个时候被唐杰和安吉尔一起串联了起来,两个人同时一呆,然后互相对视了一眼,眼中满是震惊和骇然。

        难不成费尔南德斯出了什么事?现在帝都被伯爵夫人控制了?

        这个消息比唐杰看见十个米兰德尔出现在自己跟前还要来得震惊!

        唐杰目光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空气,他缓缓的呢喃道:“如果是这样,那就更没有道理了。她为什么让米兰德尔放过我们?为什么她要这样做?”

        这个念头像一个盘旋的幽灵,不住的在唐杰的脑海中回荡着。

        虽然置身在金灿灿的麦海之中,天空阳光明媚,四周美景怡人,可是唐杰却觉得身边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缓缓的向他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