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异界海盗王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八章 魔鬼唐杰

第二百二十八章 魔鬼唐杰

        唐杰的这一击虽然在威力气势上比不上他在帝都加尔西亚的圆形角斗场中曾经放出来的一记“大雪崩.八方风雨起惊雷”,也比不上他徒手击毙巨人族,扭断巨人脖子的“大雪崩.地狱莲花落”,可是这一击给人的震撼却远远过了前两次必杀技的效果。八一中  ?文网?  ?    w?w?w?.?8?1?z  w  .?c?o?m

        因为前两次的必杀技虽然声势惊人,手段残忍猛烈,但是毕竟是在人可以理解的范围之内,唐杰如何杀死敌人,如何摧毁敌人,人们都看的一清二楚,哪怕有没有看清楚的,旁人稍微一解释便立刻能明白。

        可眼前生的一切却出了他们的想象,他们知道眼前生了什么,可他们却完全无法解释为什么唐杰如此刚猛的一拳打在安吉尔的身上,倒飞出去的却是维德利奇科,而安吉尔竟然安然无恙!

        这种事情完全颠覆了在场所有人的思维常识,他们无法解释,甚至无法想象,这种乎了人类思维的事情让他们一个个甚至不再拿唐杰当一个普通人类来看待。

        “创世神说:世间行走着吾之使者,他们代表着吾之力量,象征着吾之威严,传承着吾之意念,他们神力无穷,法术无边,是世间一切生灵之骁楚,汝等当敬畏天神一样敬仰之,信仰之,不得有半分亵渎冒犯……”

        克伦贝尔家族元老会的大长老托斯帕尼尼呆呆的看着唐杰,脑海中不知怎么就浮现出《神谕启示录》的第三卷第十章第二十五段落的章节内容,这一段章节内容讲述的是创世神向世界众多种族的生灵们宣教着他的讲谕,这一段内容是托斯帕尼尼最为喜欢的一段内容,他这样想着想着,不自觉的便喃喃念了出来。

        托斯帕尼尼并不是没有得到过唐杰的情报,他甚至已经很高看这个男人了,可等到他现这个男人在危难关头的惊人表现时,他现自己还是看低了这个黑头的海盗。

        不仅仅是他,在他旁边不远处的阿加莎更是仰着头,双手合握,如同少女祈祷一般仰天呢喃,她满脸充斥着不可控制的激动和狂热,眼眶里面满是盈眶泪水:“天神拉斐尔啊,是你降下的太阳神之火附身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吗?如果是你,我愿为毕生信奉您为我灵魂之主神,永生不再信奉他神!”

        唐杰的这一击造成的影响是难以估计的,他不仅通过这匪夷所思的一击救下了安吉尔,更直接摧毁了莉迪亚和维德利奇科手下士兵们的士气,甚至他还震慑得在场所有的克伦贝尔家族的人们脑海中冒出这样一个念头:幸好这个男人不是我们的敌人!!

        菲托舍看见唐杰一拳轰在安吉尔身上的时候,他也猛然间瞪大了眼睛,他虽然自己以铁血手腕而闻名四方,可像唐杰这样毅然决然一拳轰向自己女人胸口的这种魄力和冷酷,实在是他平生仅见!

        在这一瞬间,他能从唐杰这决绝的一拳中读出很多东西:绝对不要拿这个男人身边的女人去威胁他,没用!!

        可随后生的事情,却让菲托舍眼珠子都险些从眼眶中瞪出来,他看着唐杰这种鬼神手段,突然间浑身打了一个冷战,两腿不自觉的瑟瑟抖!

        因为他之前竟然差一点就把这个男人给出卖了!

        一旦自己出卖了这个男人,那么这个家伙在自己的城堡内暴走起来,有能够挡得住他的人吗?

        菲托舍心中一阵后怕,这种强烈的后怕感和庆幸感强烈得让他甚至忘记了架在脖子上面的冰冷长剑,忘记了四周围困着他的士兵们。

        因为在菲托舍看来,在这个近似于魔鬼一样的男人跟前,这群士兵简直就和土鸡瓦狗一样,他一定有办法将他们土崩瓦解!

        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

        挟持着菲托舍的一名军官被唐杰震惊得浑身像中了定身术一样呆立在原地,手中长剑如有千斤之重,他要费尽全身力气才能拿起来一样!

        他甚至忘记了自己长剑下还挟持着一个重要的角色,他只是呆呆的看着唐杰,看着这个仿佛刚刚从龟裂大地中爬出的地狱魔王,他身后还带着炽烈通红的浓烟熔岩和血腥刺鼻的地狱硫磺味!

        “魔鬼……他是一个魔鬼!”这名军官看着唐杰,瑟瑟抖的喊道。

        唐杰此时正好全部将安吉尔体内的劲力化去,如果之前有人上前给他一下的话,唐杰可以说是毫无防御可言的,哪怕是一个小孩子一拳打在他身上也会给他造成极大的重伤,因为他此时所有的注意力和精力都放在了安吉尔的身上,他必须要花费自己所有的意志和力量才能将安吉尔活着救下来。

        对于唐杰而言,安吉尔想要活下来,难的不是维德利奇科挟持她的长剑,难的是他如何化解安吉尔体内反弹回来的这股力量。

        力容易,收力难!

        他知道自己一旦陷入收力状态,就可以说是不设防的,但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办法,因为他的确是无法承受安吉尔有半点伤害出现的情况,虽然他口头上说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威胁,可如果自己所爱的女人死在自己的眼前,那他一定会后悔终身!

        不过万幸的是,唐杰刚才的这一击震慑全场,震撼得场中所有人一个动弹一下的都没有,更不用说上前来对唐杰不利了!

        唐杰化解掉安吉尔体内最后一丝力道之后,他暗自松了一口气,然后转过头向挟持着菲托舍的这名军官目光凌厉的瞪了一眼!

        在唐杰的世界,武学中有一种叫做“目击”的格斗技巧,这种技巧说起来简单,就是拿汇聚全身所有的精气神,将其运到眼睛之上,然后一眼朝对方瞪去,以自己凌厉的气势和威慑力给对方造成极大的心理震慑和恐惧。

        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一个人是胆怯还是勇武,看他的眼睛就能够看得出来,胆怯者其眼必定躲躲闪闪,猥琐异常;而勇武者其眼必定目光如炬,炯炯有神。

        常年在上位的人往往具有一种极其强大的威压和磁场,这等人一眼瞪去,便有常人所不具备的威慑和力量,能够让人心胆俱寒,心生畏惧和臣服之意。

        而常年习武的勇者,他们的目力以及体内的精气神更要强于前者,尤其是唐杰这样天生的勇士,他一眼瞪去,这名士兵只觉得像有人拿一把匕直直的**了自己眼窝当中,眼球顿时一阵剧痛!

        人眼睛一痛,立刻就会条件反射的用手揉眼,那只眼睛痛揉那只,即便是经过训练的战士也会不自觉的闭上眼睛。

        唐杰这一瞪,顿时让这名士兵不自觉的闭上眼睛,然后抬手去揉,可他刚闭上眼睛,便感觉到一阵风扑来,紧接着他整个人的身子便轻飘飘的飞了起来。

        唐杰这一下将这名士兵轰飞,却不再是用的“隔山打牛”这种看起来无比震撼,实际上却无比惊险的招式,可这一次尽管效果不如刚才那一下让人毛骨悚然,但是这名士兵沉重的身子摔在地上出沉闷“嘭”的一声时,在场所有的人都同时心头一跳,如有人拿着重锤在他们胸口重重捶了一下!

        擒贼先擒王,打人先打胆!

        唐杰这两下雷霆霹雳似的一击,顿时让这群原本杀气腾腾的狮子一下变成了恐惧惊慌的绵羊!

        当一群人士气被打掉,不仅毫无战意,而且心生恐惧的时候,他们就算训练再精良,穿着再好的铠甲,拿着再好的武器,也不过是一群待宰的羔羊而已。

        莉迪亚浑身颤抖的看着唐杰,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两行眼泪顺着她冷艳的面庞流淌了下来,没有人知道她是为何而流泪。

        是在忏悔她的所作所为?还是在悔恨自己为何不能早一点遇见唐杰?还是在诅咒命运之神待她不公?

        这都不得而知,当唐杰在众人心目中开始被魔神化以后,这一场闹剧就已经划下了句话。

        结束了,都结束了……

        莉迪亚垂下了手,束手就擒,将她雪白修长的脖颈对着唐杰高扬了起来,等着他来取走自己的性命,在她看来能死在这个男人的手中似乎已经是她最好的归宿。

        没有了安吉尔和菲托舍的要挟,这些士兵再厉害也无法从重重围困中脱身而出,更何况他们此时已经无心再战,他们的头领在唐杰一拳就被杀死,他们又能挡住这个男人几拳?

        莉迪亚起的闹剧结束了,对于这一场内斗,事后克伦贝尔家族三缄其口,没有人愿意多提起这个晚上,似乎是不愿意提起“自己家族族长被挟持,而拯救他的却是一个外人”这种丑事,又似乎只是不愿意再多想那个强悍刚猛如同天神,手段莫测如同魔鬼的男人。

        维德利奇科的尸体被收殓起来,风光大葬,克伦贝尔家族对外宣称他死于与贵族联军的战斗之中,当晚参与动乱的士兵被菲托舍“宽大”的将他们送往温河关下,打散编制后输送到各个部队中。

        这两百多名精英战士自从夺权当晚他们的领维德利奇科被唐杰打死之后,心中便萌生死志,事后他们尽皆战死于温河关下,也算是死得其所。

        而莉迪亚,这个年仅十六岁的女孩从此被软禁在克伦贝尔家族的城堡深处,虽然每日锦衣玉食依旧,可是却如同一只笼中的金丝鸟,每日在无休止的囚禁和痛苦中度过。

        这一晚的动乱给整个克伦贝尔家族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同样带给唐杰的影响也是巨大的。

        动乱第二天,菲托舍便当众宣布克伦贝尔家族与海盗唐杰缔结“无上盟约”,这种盟约是结盟形式最高级别的盟约,这种盟约以契约的方式缔结而成,签订契约的契纸虽然平平无奇,可是它代表着一个家族以其名誉和其威信作为抵押和代价的承诺。

        无论双方任何一方毁约,那么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的信用将荡然无存,哪怕是路边的乞丐也会从此唾弃他们。

        在这份契约中明文规定:无论是克伦贝尔还是海盗唐杰,双方将进行毫无保留的互相协助和互相支持,在这种基础上,克伦贝尔家族将竭尽全力扶持唐杰成为海洋上独一无二的王者,他们将提供给这个男人以天文数字的财力,以确保他在争霸路途中的资金供用,同时,唐杰将承担起保护克伦贝尔家族的安全责任以及义务,并且还将承担起帮助这个庞大家族的资产从大6向海洋转型的相关事宜。

        另外,唐杰有从克伦贝尔家族征集壮力青年上船的权力,同时他也有训练培养这些年轻人成为大海精英的义务。

        在以上的合作事宜中,克伦贝尔家族的阿加莎与唐杰缔结婚约,唐杰为阿加莎之未婚夫,阿加莎为唐杰之未婚妻,双方盟约一日存在,婚约便一日存在,双方何时结婚,将有两人互相协商而定。

        对于这一点,菲托舍私底下是了很大牢骚的,虽然两大集团势力通过“无上契约”的形式进行了结盟,可他却更希望阿加莎能尽早的嫁给唐杰,免得夜长梦多。

        因为两个人结婚不仅是在双方之上再加上一道捆绑在一起的锁链,更重要的是,阿加莎嫁过去以后,她就可以开始作为克伦贝尔家族的代言人在唐杰的集团势力中挥她自己的作用,例如,在某个特定的时候,阿加莎可以利用自己“枕头风”的优势,为自己的家族谋取更多的利益和好处。

        任何一个成熟的权谋家和政治家都很清楚一点,有时候枕头风的威力要胜过十个军团!

        可尽管菲托舍私下里有所埋怨,可他却不敢像之前那样明目张胆的表示愤怒,因为唐杰此时的余威依旧让他记忆犹新。

        唐杰的此举也是为自己准备一个缓冲的余地:万一自己回到恶魔岛,妮娅等人在海岛上担惊受怕了这么久,好容易等到自己的船长回来,却现他居然还带了一个已经结了婚的老婆回来,他们会怎么想?

        虽然唐杰有信心妮娅不会和莉迪亚一样吃醋飙,但是他内心也有些惴惴,因为比起上一次他奔赴莫三比克而离开恶魔岛,这一次他离开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

        妮娅她还好吗?比尔、林克,吉尔吉科他们,都还好吗?

        莉莉丝、奥克塔薇尔,她们也都还好吗?

        岛上现在怎么样了?

        郁金香郡的事情渐渐尘埃落定之后,唐杰便越的归心似箭起来,他每次想起恶魔岛和岛上的伙伴们,他便恨不得插上翅膀,立刻飞回去。

        莉迪亚动夺权动乱后的第三天,正当温河关下面正在进行着激战的时候,唐杰、安吉尔以及阿加莎登上了克伦贝尔家族的专用商船,开始前往西西斯!

        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动荡之后,唐杰终于又踏上了返回恶魔岛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