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异界海盗王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天空之城(下)

第三百三十六章 天空之城(下)

        唐杰和菲欧娜下了马,便看见他们站在一面大约三米多高的城墙面前,城门口站着几名身穿雕刻着精美魔法花纹的重铠士兵把守着城门,一名手持魔法杖,身披红色魔法袍的六级魔法师正高举着手中的法杖,冲他们大声的吆喝着。    w?w  w  .?8?1zw.com

        唐杰目光很快在这几名卫兵的身上扫了一眼,他现这些士兵身上虽然和魔法军团的魔剑士一样,都穿着厚重的魔法铠甲,而且一个个身形都极为高大,但他们的手中拿着的却不是螺旋长剑,而是类似斧枪的兵器。

        这种兵器前段是斧头,但是斧头的顶端有长达五寸类似枪尖的尖刺,同样也可以做长枪来使用,而且在枪身的中间有着明显的接口,很显然这种纯钢打造的斧枪是可以从中间拆成两截的,一旦有强力对手近身,这杆长枪就可以从中间拆开,变成一把短斧和一根短棒。

        由此可见,这些卫兵单兵作战能力极强,而斧枪这种独特的武器一旦用于大规模方阵作战,则可以变成一种极为可怕的杀伤性武器,试想一下在平原上身穿几十斤重铠的士兵像车轮一样不断挥动斧枪向前滚动的时候,将变成怎样可怕的绞肉机。

        这些士兵沉默的站在城墙门口,如同几尊凝固的雕像,只有冰冷的目光从盔甲之中射出,时不时的闪动几下,证明他们是一群活人。

        唐杰的目光从这些卫兵的身上收回,落到了他们身后的城墙上,这座城墙虽然也有三米多高,但是它却是唐杰见到过的最矮小的城墙。

        不仅不能和莫三比克屹立如山的两尊神像相提并论,更不能和庞德帝国都加尔西亚雄伟高大如同连绵山脉一般的城墙相比。

        如果唐杰不是一抬头就能够看见庞大得几乎要将天空都遮掩住的天空之城,他简直以为他们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小乡镇。

        唐杰和菲欧娜在仔细打量城墙的时候,为的魔法师也在仔细打量着他们,尤其是看见菲欧娜竟然手持一把魔法杖,身穿一身白色的魔法师袍的时候,他顿时色变:“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来到天空之城?”

        菲欧娜听见他声音里面充满了警惕和敌意,冷笑了一下,说道:“天空之城很了不起吗?不能来吗?”

        蓝袍魔法师顿时大怒,喝道:“你竟敢在这里无礼?你到底是谁,报上你的名字!”

        这名魔法师显然是个极为聪明的人,他知道敢在天空之城门口嚣张无礼,又身穿十级大魔导师法袍的人,一定不是简单货色,俗话说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

        要是没有点实力,根本不敢在这个地方身穿白色魔法袍晃悠,否则早就被扑杀成渣了。

        所以,蓝袍魔法师最后两句话是冲着唐杰说的,语气虽然凶恶,但是色厉内荏。

        唐杰笑了笑,将手中的请帖递了过去,说道:“是塔拉夏邀请我们前来的,你可以自己看看。”

        蓝袍魔法师将信将疑的将请帖接了过去,只扫了一眼,立刻色变,然后站到一旁,对唐杰点了点头,说道:“您可以进去了,尊敬的唐杰先生。”

        唐杰对菲欧娜笑了笑,和她正要往城里面走,却见蓝袍魔法师伸出魔法杖一拦,很认真的说道:“请帖里面并没有邀请您,这位女士。”

        菲欧娜冷笑一声,她也不说话,只是魔法杖杖处的魔法波纹开始急聚集,肉眼可见的蓝色魔法波纹在不断的翻腾汇聚。

        唐杰笑着对蓝袍魔法师说道:“她你都不认识?你还是放她进去吧,反正她如果想进去,你们也是挡不住的。而且,我相信以塔拉夏的胸怀,他会原谅你的,因为这是一个可以和塔拉夏在魔法世界相提并论的女人!”

        蓝袍魔法师刚开始还满脸不屑和怀疑,可他很快想起一件事:前些日子塔拉夏在拉斯拉蒂港口与魔法女王菲欧娜过手较量的事情,已经在天空之城中传得沸沸扬扬。

        难不成,眼前这个美貌年轻的女人竟然就是名动天下的魔法女王菲欧娜?

        蓝袍魔法师脸色顿时急剧变化!

        作为一名魔法师,他当然知道菲欧娜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

        “虽然不知道您为何大驾光临,但是请允许我通知塔拉夏城主,向他报知您的到来!”蓝袍魔法师往后连退三步,然后恭恭敬敬的弯下腰,一边施礼,一边说道。

        “哼,不用那么麻烦。他现在已经知道了!”菲欧娜抬起头,看着头顶黑压压的天空之城,冷笑着说道。

        “呵呵呵……”果不其然,天空中传来一阵低沉的笑声“啊,尊敬的菲欧娜小朋友,还有我们的船长大人,你们终于来了,欢迎欢迎。”

        蓝袍魔法师听见这个声音,顿时浑身一震,立刻五体投地的匍匐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一下,仿佛听见了神灵的声音。

        “这个塔拉夏,看样子在这里已经成为了一名魔法世界的皇帝了……”唐杰和菲欧娜走过城门的时候,轻声说道。

        菲欧娜点了点头:“没错,当一个人手中掌握的权力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就会开始变质,没有野心的人会慢慢变得有野心,有野心的人会变得越来越有野心,当年的莱恩纳多是这样,后来的哈里斯是这样,现在的塔拉夏同样也是这样。”

        唐杰说道:“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的腐化。”

        菲欧娜微微一笑:“真是名言警句,真不知道我们将来是不是也会变成这样。”

        唐杰笑了笑,菲欧娜这句话也并不是无的放矢,当年的阿托斯同样也是这样,因为他当时在海洋上的力量已经膨胀到了一个无人可以单独抗衡的地步,所以他变得异常的狂妄自大,以至于最后被围剿而死。

        无论是阿托斯还是莱恩纳多、哈里斯,这都是唐杰和菲欧娜的前车之鉴。

        “现在说这些都太遥远了,如果我们不处理好眼前的事情,就算以后想腐化都没有机会腐化了!”唐杰抬着头,看着漂浮在天空的塔拉夏,笑着对菲欧娜说着“如果我们在奥特伦西亚失败了,那么莫三比克会陷入被围困的局面,恶魔岛就更不用说了,它会被彻底的从地图上抹消掉的。”

        菲欧娜也抬着头看着天空之城,笑了笑:“我们会处理好的,你是最强的近战强者,我是最强的远战强者,我和你联手,不会有任何人是我们的对手,不是吗?”

        唐杰呵呵一笑:“最强的近战者和最强的远战者吗?呵呵,最起码我得先解决掉卡妙罗才能证明这一点,而你,得先解决掉塔拉夏才能证明这一点,不是吗?”

        菲欧娜和唐杰相视一笑,然后携手继续向城中走去。

        说塔拉夏漂浮在空中,其实并不完全正确。

        在天空之城的下方,是数以万计的普通魔法师以及商人贵族们居住的城镇,之所以拿城墙将这里圈起来,一来是为了方便管理,建造一个封闭式的国中之国,二来也是为了防备皇帝陛下派遣具有高机动性的轻骑兵向天空之城突然间起进攻。

        在穿过了城墙,进入到城镇后,唐杰现这个地方其实和普通的城市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这里几乎所有人都只穿着同样一套的衣服,那就是,魔法袍!

        这里甚至连开店的商人身上都穿着魔法袍,只不过魔法袍之间的颜色互相有些区别罢了。

        在这里穿着五六级魔法袍的魔法师极多,唐杰只是走出了几百米的路,稍微一数就有上百人,这些人只要稍加训练就能成为一个杀伤力极为可怕的小型魔法师军团。

        这里的街道宽阔,干净整洁,一路上随处可见贩卖各种魔法典籍、各种魔法器材的商店到处都是,同样也有贩卖各种材料缝制而成的魔法袍的服饰店。

        唐杰这个不穿魔法袍的人和菲欧娜这个身穿着十级大魔导师法袍的人走到这个城市之中,很自然的成为了众人视线的焦点。

        很快唐杰和菲欧娜就现他们成为了被人围观的对象,四周的魔法师们纷纷用奇怪警惕、惊疑敬畏的目光打量着他们,暗自猜测着他们的身份。

        很快,在唐杰和菲欧娜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以至于唐杰和菲欧娜都走不动路,唐杰苦笑道:“原来魔法师也这样八卦的吗?”

        菲欧娜被围观得很有些不自然,她皱着眉头问道:“什么叫八卦?”

        唐杰摊开一只手,看着周围的围观人群:“这种行为就叫做八卦!”

        菲欧娜叹了一口气:“我讨厌八卦!”

        唐杰很认真的说道:“我也很讨厌!”

        两个人正说着,却见旁边一名身穿四级黑色魔法袍的魔法师走上来,试探性的对菲欧娜问道:“请问,您是菲欧娜阁下吗?”

        菲欧娜神情冷漠的点了点头:“是的。”

        这名魔法师顿时狂喜,大声道:“她果然是魔法女王殿下,我果然没有猜错!”

        人群中顿时一阵耸动,交头接耳声一片。

        “她就是菲欧娜?”

        “真是年轻啊!”

        “还很漂亮!”

        “她就是莫三比克现在的领?看起来真是稚嫩啊!”

        “她真的有那么强吗?她是那么的年轻,那么的漂亮!”

        “别傻了,在魔法师世界,像她这样强又这样年轻漂亮的女人可是绝无仅有的!她的实力远远过她的美貌!”

        “可她身旁的那个男人是谁?”

        “别管他,也许是菲欧娜的随从吧。”

        “嗯,估计是的……”

        这些叽叽喳喳的细碎话像无孔不入的风一样钻进唐杰和菲欧娜的耳朵,菲欧娜一开始还能保持着冷若冰霜的面容,可越往后听,她嘴角的笑意越是明显,尤其是听到最后,菲欧娜眼角已经流露出无法遮掩的笑容。

        唐杰听了眼角直抽搐,却一句话作声不得,他冲着那位兴奋若狂的黑袍魔法师干咳了一声,提醒他在菲欧娜身边还有自己的存在。

        这名黑袍魔法师听见唐杰干咳的声音,转过脸来,满脸抱歉的问道:“啊,请问您是?”

        唐杰也抬了抬下巴,骄傲而矜持的说道:“唐杰!”

        黑袍魔法师顿时又一脸兴奋的转过脸去,大声说道:“嘿,伙计们,魔法女王菲欧娜身边的侍从叫做唐杰!”

        唐杰:“……”

        菲欧娜忍不住了,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顿时惹来唐杰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正在唐杰哭笑不得的时候,人群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让开,让开!”

        很快人群如同波浪一样分开,从外面走进来三名骑着高头大马的骑士,这三名骑士来到唐杰的跟前,跳下马来,先对唐杰恭敬的一礼,然后对菲欧娜恭敬的一礼,说道:“尊敬的唐杰船长、菲欧娜大人,请跟我来,塔拉夏大人他等你们很久了。”

        这句话让周围的魔法师们一阵惊叹,纷纷瞪大了眼睛,交头接耳的猜测起唐杰真实的身份起来。

        唐杰心中暗自嘀咕:相比城门那个蓝袍魔法师起来,这群家伙看来几乎是与世隔绝的人,又或者说,他们只对魔法师的世界感兴趣,而根本不对魔法以外的东西感兴趣。

        唐杰和菲欧娜在对这名为的骑士点了点头后,这名骑士从身后牵出两匹高头白马来,邀请唐杰和菲欧娜上马:“还有很远的一段路程,希望两位不要介意。”

        唐杰点了点头,看了看菲欧娜。

        菲欧娜从小在象牙塔中长大,在遇到唐杰之前所有的精力都奉献给了魔法,她又哪里会骑马,她看了看这匹比她个头还要高的马匹,觉得这是塔拉夏明显给她出丑难看。

        菲欧娜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我和他骑一匹马就行了。”

        唐杰翻身上马,然后弯下腰,将手递到菲欧娜面前,菲欧娜抓住唐杰的手,唐杰一用力便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安稳的做好,任由菲欧娜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腰。

        周围的魔法师眼珠子看得险些要掉下来,虽然他们是天空之城的魔法师,和莫三比克的魔法师天生就是宿敌,但是如果说莫三比克有什么魔法师是让天空之城的魔法师不是那么仇视的话,那就一定是菲欧娜莫属。

        因为这个女人在魔法世界的贡献和创新不仅让莫三比克重新崛起,更让天空之城的魔法师都深受其惠,可以说菲欧娜在这些魔法师心中地位之崇高,仅次于塔拉夏。

        可眼下他们竟然看见他们心目中的魔法女王竟然在公众场合如此光明正大的和这个男人如此亲密,这如何不让他们大跌眼镜?

        为的骑士更是很惊讶的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但很明显他比周围那些叽叽喳喳猜测唐杰身份的魔法师们控制力要好的很多,他一招手,示意其他两名骑士在前面开路。

        唐杰握着缰绳,笑着低声道:“我的女王殿下,不怕被人说闲话吗?”

        菲欧娜不动声色的用手掐了掐唐杰腰间的肉:“就怕你一会动手动脚。”

        唐杰顿时低声叫起撞天屈:“现在是你动手动脚好不好!”

        这句话声音不大,但是刚好让前面的骑士听见,两名骑士顿时脸色怪异的扭过头来,飞快的看了菲欧娜一眼,然后又飞快的转过头去。

        菲欧娜脸颊绯红,又恶狠狠的在唐杰腰间拧了一把:“你刚才故意的吧!”

        唐杰满脸赔笑:“意外,意外,我没想到他们会听见。”

        菲欧娜鼻子里面哼了一声,然后转过头装作打量观看周围的建筑,可她白皙的脸颊上飞起的那抹红云却是怎样也消散不了。

        和安吉尔的绝色、艾玛的清秀、阿加莎的端庄、玛丽亚的成熟所不同的是,菲欧娜的面容一直属于美丽中带着一点崖岸自高的峻峭,再加上她特殊而极其强势的身份,以至于旁人在得知她的身份后再来端详她的容貌,便会觉得这个女人容貌艳丽中带着强烈逼人的冷峻,让人根本不敢靠近。

        可此时菲欧娜冷艳的面孔上却始终流动着两团动人的绯红,这无异于让她看起来更像一个妩媚动人的美丽女子,而不是那个在云端高高在上的魔法女王,只把那些一路上围观她的人们看得目瞪口呆,继而用无比艳羡和无比嫉妒的目光看向那个和她同乘一匹马的男人。

        做为男人,唐杰当然知道这种目光是什么意思,他此时男人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很有点志得意满的味道,身子都仿佛轻了一些,春风得意马蹄轻。

        他一路上笑吟吟的享受着这种目光,一路上打量着这座封闭的却名动天下的魔法城市。

        这座城市很独特,在地面上的这个城镇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算是天空之城的范围,他们更像是天空之城的附属,就像一名贵族会有大量的骑士附庸,而骑士同样也会有他们大量的私人附庸一样,这些人在地面上劳作,养活着那群生活在空中的高端魔法师。

        而当这些低端的魔法师不经意间一抬头,就会看见那漂浮在他们头顶上的天空之城,然后激励起他们无穷的斗志,不断的在魔法世界奋起努力,力争让他们有朝一日也能够进入魔法世界的神圣殿堂之中去继续深造。

        虽然说头顶上漂浮着一座巨大无比的城堡,可是包括初来乍到的唐杰和菲欧娜在内,都不觉得有一种压抑的感觉,而且按理说这样大的一座城堡压在上面,下面应该一直暗无天日,见不到太阳才是,可实际上下面却是一点也没有被天空之城的阴影所遮挡,反而常年阳光明媚,仿佛太阳光可以直接从城堡穿透直射下来一般。

        最让唐杰感觉到神奇的是,走到近处的时候,唐杰这才现这座漂浮在空中的城堡周围竟然还着茂密的植被,一眼看去浓绿葱郁,亮人眼球,而且,在这些植被没有生长的地方,还有如同瀑布一般的水流倾泻下来。

        唐杰看得奇怪,一点也想不通这些按理来说应该是无源之水的瀑布是从哪里来源来的,可是它们从空中落下来的时候,又不见地面上有水珠滴落,仿佛在空中就已经挥了。

        唐杰想了一会,想不明白,便很邪恶的揣测:难不成是这帮生活在天空之中的魔法师吃喝拉撒的排泄物?

        啊哟?那这样,下面生活的人们岂不是每天都臭烘烘的?

        唐杰想着,忍不住一个人在马背上笑了起来,而且越想笑的越厉害。

        后面的菲欧娜忍不住嗔道:“你在笑什么?周围的人看着你呢,丢脸死了!”

        “我就不信我和你说了,你不笑!”唐杰心中暗自想着,强忍着笑,转过脸来,声音轻微的将刚才他所想的和菲欧娜一说。

        菲欧娜顿时扑哧一声,然后瞪了唐杰一眼,似乎在责怪他怎么将如此瑰丽神奇的魔法巨作想的如此恶心龌龊。

        可她没有瞪多久,便又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然后两个人对视着吃吃笑。

        前面的骑士很不明白这两个家伙无缘无故笑什么,声音还笑得如此古怪暧昧,弄得他们在前面骑马都觉得浑身不自在,不停的回过头来看唐杰和菲欧娜,可他们每一次回头,便会看见唐杰和菲欧娜同时板起了面孔,可当他们转过头去,这两个人又吃吃的笑了起来,比之前笑得更加厉害,如同两个恶劣顽童。

        前面的骑士暗自摇头,如果他们知道唐杰心里面所想的,只怕要气得七窍生烟,立刻跳下马来要求与唐杰决斗。

        一路上唐杰和菲欧娜两个人旁若无人的说说笑笑,很快一行人来到一个异常宽阔的广场。

        这个广场由两条宽阔的青石道路呈十字形贯穿,在道路两旁神像林立,石碑密集,广场的中央有一个高台,正对着天空之城的正中心。

        这个高台看起来很像一个楼梯,往高处延伸,可是只有不到二十阶,仿佛从中断隔了开。

        可是,当唐杰和菲欧娜跳下马后,天空之城的上方便打下一道柔和瑰丽的七彩魔法光芒,地面上的神像和石碑也同时散出各种光芒,仿佛要与这道柔光交相呼应。

        这道柔光如同流水一般铺泻而来,只一会功夫便与断阶相连,形成一个地面通往天空的魔法阶梯。

        这时,一旁领路的骑士恭敬的说道:“请吧,天空之城的大门已经为您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