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异界海盗王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失算?

第三百八十六章 失算?

        唐杰见众人情绪得到最顶点的时候,他突然间伸出双手,做了一个按下的手势,等众人声音慢慢降下来之后,他才大声道:“我知道你们一定很想立刻手刃亚丁这个恶徒!但是,我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事情能比为我们的族人报仇更加重要?”人群中有人大声怒吼着。八一中  文网

        唐杰大声喊道:“当然,难道你们认为亚丁从黄金象牙塔兵,绕过圣山,从我们的后背来偷袭我们,他费这么大的功夫,仅仅只是为了来制造一场血腥的屠杀吗?”

        “不,他所图谋的远远不止于此!”唐杰的话让这些土著人陷入了迷惑之中,对于他们简单的性子来说,快意恩仇就是他们所能想到的全部了,再深一点就不是他们所能想得到的了。

        说来也是凄凉,亚丁的这一次偷袭可谓是极其成功,他利用南大6东西走向狭窄,南北走向狭长的地理特点,利用传送门将一批黑盔战士直接传送到高卢与科科尔坦部族之间的位置,然后从东往西,如犁田一般横扫而来。

        这一下正好赶在附近各部族召开篝火会进行祭祀庆典,狮子搏兔本来就稳操胜券,更何况出击的时机又如此精准?

        各个部族一下受创极其严重,别的不说,光是参加科科尔坦部落篝火会的几个部族,其族长竟然全部殒命,就足见其创伤之大。

        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这些族长全部殒命,又哪里轮得到图海出头,又怎么可能有唐杰一番话说反这些土著人的事情生呢?

        可偏偏这些幸存的土著人他们却没有几个人思考过,这些人为什么要对他们起攻击?

        但好在,他们看不见,托布尔梅看得见,唐杰看得见。

        托布尔梅之所以坚持要回到圣山,就是想将自己所想到的告诉亚巴拉哈,然后立刻让人将这个消息去告诉在南大6西南侧的部落联邦。

        唐杰知道这个消息,因此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让这些土著人也明白,他们最重要的事情是立刻前往部落联邦,而不是前往黄金象牙塔去送死。

        “那他们图谋的是什么?”这些单纯的土著人很配合的大声问道。

        唐杰停顿了一下,见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他的话,哪怕是图海也不例外,这个家伙虽然混账,但是他好歹也是部族的一份子。

        “我的朋友们,伙伴们,就如同我刚才所说,亚丁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恶徒,他所图谋的不仅仅是整个南大6的掌控权,而且是整个世界的掌控权,所以,他先要做的就是剿灭周围零散的部落,然后再集中全部的力量对付部落联邦,一旦联邦陷落,那么整个南大6就再也没有能够和他抗衡的力量了!”

        “你们包括其他部落的同胞,都会沦为他的奴隶,都会沦为他的战争工具!”唐杰大声呐喊着“你们愿意看见这样的情况出现吗?”

        这些土著人本来就非常厌恶痛恨亚丁的暴政,此时唐杰再一撩拨,顿时怒吼了起来:“不愿意,我们当然不愿意!”

        “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吧,我们听你的!”人群中有人大声喊着。

        唐杰这时候将托布尔梅拉了出来,大声说道:“不,你们不是应该听我的,而是应该听她的!”

        这一下不仅众人一愣,就连托布尔梅也是一愣。

        唐杰却继续说道:“在我们被这些恶徒追杀的时候,托布尔梅就猜想到了一切,而且在我决议要前往高卢的时候,她就劝说我陪她前往圣山说服亚巴拉哈,让他派人向部落联邦示警!”

        说着,唐杰语气突然变得讥讽起来:“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抛下一切陪托布尔梅来到圣山,却遭到了这样的待遇!”

        唐杰这一番话说出来,这些土著人明显流露出羞赧的神色,尤其是一开始对托布尔梅非常敌视的巴博萨等人,他犹豫了一下,面红耳赤的走过来,轻轻拥抱了一下托布尔梅,低声道:“勇敢大度的托布尔梅,请原谅我的过错,是愤怒和仇恨蒙蔽了我的眼睛,我不该怀疑你的智慧和对部落的忠诚。”

        托布尔梅展颜一笑,同样拥抱了一下巴博萨:“天上没有永远遮住太阳的乌云,地上没有永远无法融化的积雪,这只是一场误会,不是吗?”

        巴博萨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讪讪的看了一眼唐杰。

        唐杰却是毫不客气的一声大喝:“难道你到现在都还不承认托布尔梅的族长地位吗?”

        巴博萨在部落中地位不低,倒也听得懂唐杰所说的帝国语,他犹豫了一下,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图海。

        图海此时已经是脸色黑得如同乌云盖顶,他见巴博萨扭头回来看着他,便大声怒喝道:“巴博萨,你难道没有看见我手中的权杖,没有看见我头上的桂冠,没有看见我脖子上面的项链吗?”

        这些统统都是一族之族长才能够佩戴的饰物,如今它们全部都在图海的身上,而托布尔梅除了亚巴拉哈当初当着众人的面宣布的一个决定,她什么都没有。

        巴博萨的犹豫很正常,也很符合一个人正常的心理活动,唐杰非常清楚这一点,因此他再一次断然大喝道:“一个人即便佩带着族长的饰物,手持族长的权杖,可是他如果没有与之相匹配的智慧和肚量,那么他又怎么能够当得上族长?”

        “亚巴拉哈那样仁慈智慧的长者,难道他不疼爱自己的孩子吗?难道他不爱护自己的孩子吗?”唐杰大声说着,托布尔梅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将唐杰的话翻译了出来。

        唐杰在解决了他们这一行人    危险之后,开始解决最核心的问题:权力之争!

        土著人当中虽然不是每一个人都了解亚巴拉哈,但是也的确有熟知亚巴拉哈的人,当下便有人大声喊道:“亚巴拉哈的确疼爱自己的孩子,这一点我可以作证!”

        唐杰冲着说话的人点了点头:“感谢你的仗义执言,女神玛维会记得你的公平与公正!”

        这人听完托布尔梅的翻译后,裂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心中暗自觉得这个外大6人倒也看得顺眼,浑然不像其他那些面目可憎的外大6人那样。

        可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十几分钟前,他还气势汹汹的挥舞着武器要将这个男人碎尸万段。

        唐杰收回目光,接着说道:“既然亚巴拉哈这么疼爱自己的儿子,却为什么不将族长之位传给他?而选择传给了托布尔梅?为什么?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众人一时默然,互相面面相觑,他们当中有聪明一点的,想通了这个问题,却是不能当众说出来。

        难不成还说“亚巴拉哈的儿子是一个傻逼,传给他族长之位迟早要惹出祸乱”不成?这些土著人单纯是单纯,可并不是缺心眼。

        唐杰目光飞快的扫了一眼图海,眼见这个家伙此时已经气得浑身颤,似乎要爆炸,他心中一凛,目光不由得落在了图海脖子上的项链上。

        如果这个家伙起飙来,使用起蔚蓝之心,只怕自己会像那个九级剑斗士一样,瞬间飞灰湮灭!

        想到这里,唐杰面容和语气都是一缓,说道:“很显然,那是因为亚巴拉哈现托布尔梅更加适合族长这个位置,至少是在目前更加适合!”

        唐杰很刻意的用了比较缓和的言辞,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即便是这样,图海依然暴怒了起来。

        “不,我才是族长,我才是他的儿子!”图海双目赤红,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时的大意竟然让这个男人将整个局面都翻转了过来,他像一个疯子一样挥舞着手中的权杖“你们看,我才有族长的权杖,你们不能冒犯族长的威严!”

        说着,他又摘下自己头上的头冠,大声说道:“这是族长的头冠,只有族长才有,而我拥有它!!”

        接着,他有下意识的去摸自己脖子上的项链,可当他的手刚刚触摸到这串项链上最大的蓝宝石的时候,他突然间愣住了。

        图海猛然间想到那个夜晚,亚巴拉哈便是凭借脖子上的这串项链瞬间击杀了一名外大6人,那时的威势当真犹如天神下凡,令图海他记忆犹新!

        图海癫狂的模样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嘴角浮现出的冷笑。

        唐杰看着他这个模样,心中一寒:“不好,这个家伙真是一个疯子吗?”

        唐杰立刻扭头对托布尔梅和两旁的达达玛以及赛娅吼道:“快点拿下他!”

        “啊?!”不仅是达达玛和赛娅,就连托布尔梅都是一愣,不明白唐杰为什么要他们拿下图海。

        可就是这短短的一愣,图海便扯下了脖子上的项链,大声狂笑了起来:“你们胆敢反抗我?好,我奉混乱女神为主,祭献我的灵魂,供上我的血肉,只愿求玛维赐予我无上的力量,清扫眼前的一切污垢罪恶!”

        说完,图海冲着唐杰一指,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