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异界海盗王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唐杰的陆战处子秀

第三百九十九章 唐杰的陆战处子秀

        唐杰说着,虽然是在行进当中,托布尔梅等人依然向唐杰靠了过来。八一      中文网

        “托布尔梅,你在我的左后方,达达玛,你在我的右后方,一会你们要寸步不离的跟着我!”唐杰毫不犹豫的下令。

        在唐杰看来,这种战斗阵形和松散的组织结构简直就是将人派送到战场上去自杀!

        第一,这些部落战士很明显不懂得什么叫做战阵;第二,他们也不懂得什么叫做队列;第三,这样庞大的方阵之中竟然只有一个头领,而没有一级又一级的长官来统领他们。

        正因为看清楚了这一点,所以唐杰当仁不让的开始指挥起身边的人来。

        好在托布尔梅和达达玛虽然并不了解这个男人的真实身份,可她们对唐杰的实力却是有着深刻的体会,丝毫没有犹豫便开始遵守,她们一左一右跟在唐杰身后,而在她们身后,赛娅和其他的部落族人也纷纷跟随在她们身后。

        唐杰回过头看了一眼,大声说道:“一会你们千万要紧跟着我,我冲到哪里,你们就要跟着冲到哪里,不允许有人脱离队形出去杀敌,也不允许有人掉队,你们必须人和人贴紧在一起,只有我们抱成一团,才有活下来的希望,明白了吗!!”

        这些忽忽托尔山脉下的部落族人并不说话,只是纷纷按照唐杰的命令,排好了阵形,由一开始松散的方形排成了整齐尖锐的三角形,而唐杰便是这个小小阵形的锋利矛头。

        唐杰等人的举动让周围其他部落的土著人很是诧异,他们纷纷交头接耳起来,这一谈论,队形就走得更加差了,很快队伍由一字型走成了波浪型,居高临下看去,阵形极其难看。

        很快,这些诧异的土著人便不再说话了,因为他们看见,对方的军队也在此起彼伏的军令声中开始缓缓挪动。

        两条黑色的战线在黄褐色的土地上一点一点的接近。

        天空厚厚的积云蕴积着暴风雨即将来临的狂暴力量,枯燥的褐色土地上卷起一阵风。

        风起云涌!

        当前锋阵线开始挪动的时候,厚实的中线也开始慢慢跟着挪动,当最后一排中线方阵的士兵也开始迈动脚步的时候,最前面的士兵已经可以清晰的看见对面面孔了。

        两方的人相差只有一百米的距离,双方都能够清楚的看见对方的装备,一边是阵容整齐,全副武装,一边是人数众多,孔武有力。

        6战和海战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战争形式,唐杰虽然在海上战功彪炳,但是像亲身参与这样大规模的野战,却是第一次,要说一点也不紧张,那完全是骗人扯淡,毕竟这是他的第一场大规模6战处子秀。

        两边的人站在一百米的距离,同时都停下了脚步,壁垒森严的对望着,中间一百米黄褐色的空白土地上蓄积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压抑气氛。

        天边血红的斜阳像是也预感到了即将到来的惨烈战斗,已经有小半边身子藏在了山脉之后,不敢多看即将爆的大战。

        “稳住,稳住!”唐杰心里面不停的对自己说着,一个人再厉害,突然间来到一个他完全不熟悉的领域,会有不安和紧张,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可唐杰紧张归紧张,但是脸上却是沉静如水,浑身也是静如磐石,周围的托布尔梅和达达玛等人已经是不可遏止的开始颤抖起来。

        因为,对手实在是太强大了!

        站在城邦里面说热血沸腾的豪迈话,谁都会说,可当他们真正面对这些亚丁亲手打造出来的战争机器的时候,他们才真正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这些士兵身上的盔甲在斜阳下折射出一种令人胆寒的光芒,盔甲上面狰狞的图纹配合着他们全覆式遮面头盔,整个人都如同一台移动的钢铁机器人,而且这些士兵的面具头盔后面燃烧着一双双血红的眼睛,浑然不像是人类,活像是从地狱爬出的魔鬼!

        这一个士兵便如此恐怖,成千上万的士兵聚集在一起,排列成整齐方阵,一眼看去便如同一片移动的钢铁森林,这种强烈的压抑和窒息感排山倒海一般朝着部落士兵们袭来!

        在两边分别都站定之后,亚丁的军队阵营中传来一声响亮的呐喊声,紧接着这些士兵同时一声大吼:“呼!!”然后手中的长矛往下一戳,大地为之颤抖!

        如此威势,如此阵容,血肉之躯怎么能和钢铁相提并论呢?

        前线的部落战士们眼珠子里面透出一股不可遏止的恐惧,哪怕是骁勇善战的托布尔梅和达达玛等人也不例外。

        她们不是没有和这些战士战斗过,可那是在丛林之中,那是小股部队的偷袭,和这种大规模平原阵地战是两种概念。

        达达玛和托布尔梅浑身颤栗,牙齿咬得几乎要碎裂,一旁的唐杰扭过头扫了她们两一眼,心中暗道不妙,他一仰头,出一声响亮的咆哮声。

        “杀!!!”

        这一声咆哮杀气腾腾,顿时激得达达玛和托布尔梅浑身一颤,所有的恐惧和颤栗都找到了一个泄口,她们也张口大声嘶喊了起来,胸膛膨胀,脖子粗红,额头的青筋都根根暴起,像是她们不这样做,就会立刻被恐惧击倒。

        很快,跟随在她们两个人身后的其他部落族人都咆哮了起来,整条前锋线都沸腾了,所有人都拼命的嘶喊咆哮着,天空的云彩被两边人出的咆哮吼叫声撕裂成无数碎片。

        两边的士兵像是突然在丛林中相遇的野兽,都拼命的竖起自己的毛,亮出自己的爪牙,大声咆哮着,努力的恫吓对方,企图将对方吓走。

        可是当双方都无法吓倒对方的时候,一场必不可免的血战就拉开了序幕。

        唐杰在一声咆哮过后,见整条战线的士气重新开始调动起来,他开始迈步向前冲去。

        他一动,紧跟在他身后的达达玛和托布尔梅便也跟着冲了起来,紧接着跟在她们身后的部落族人也跟着冲了出去。

        周围的部落战士见有人冲出去了,也纷纷迈步向前冲击。

        一时间前锋阵线如同开闸的洪水一般,南大6的战士们蜂拥而上。

        由于情绪激动,达达玛和托布尔梅不自觉的脚步有些大,只两三步便赶上了唐杰,和他并肩而行,后面跟着她们的部落族人也是一个个浑然不顾原先的阵形,乱成一片。

        唐杰察觉到不对,立刻扭头恶狠狠的瞪了她们两个人一眼:“滚回去!注意你们的位置!!”

        托布尔梅和达达玛从来没有见到唐杰对她们如此凶狠过,吓了一跳,脚步立刻放缓,紧跟着她们身后的部落战士也跟着放缓了脚步,三角阵形慢慢的又恢复了起来。

        唐杰能够管住这二十来号人,却管不住其他上万名土著战士,这些战士从冲出战线后便一边嘶喊,一边撒开了脚丫子狂奔。

        唐杰虽然是第一个冲出去的,但很快就有无数的人过了他,令他大摇脑袋。

        这一百多米的距离虽然看起来不远,可如果用冲刺的度向前猛冲,那等跑到跟前就上气不接下气了,力气消耗了一大半,还怎么战斗?

        这种阵地战应该一开始只是慢跑,然后从慢跑慢慢加,等到双方还相差十米多距离的时候,猛然力,冲刺,然后肉搏!

        唐杰这个三角阵形很快被四周狂涌而上的士兵扔在了后面,从前锋变成了后卫。

        对面亚丁的军队也在军官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开始向前推进,他们明显训练有素,一开始只是整齐迈步,等双方还相差八十米的时候开始慢跑,手中的长矛开始由直竖变成斜指长空。

        等到双方还相差四十米的时候,万夫长一声呐喊,最前排的士兵们齐刷刷的一下将斜指长空的长矛平端,在他们后一排的士兵则从他们的胳膊与胳膊之间的缝隙中将长矛捅出去,在第三排的士兵则将长矛搭在前面一拍士兵的肩膀上,让整个阵形看起来犹如一个密不透风的钢铁刺猬!

        在还相差二十米的时候,这些士兵开始加冲刺,大地开始剧烈颤抖,天空喑呜叱咤!

        这就如同两道巨浪,飞快的接近,二十米,十米,五米,四米,三米,一米,然后重重的撞在一起!

        轰的一声,浪花飞溅!

        冲在最前面的土著战士几乎全部被这些端着长矛的士兵们刺穿,像挂糖葫芦一样挂在上面,有些人当场战死,有些一时尚未死的骁勇黑人们一边痛苦的咆哮着,一边握着这些长矛,还在不断的向前冲着,不是他们想冲,是他们后面的人推着他们不断向前。

        两边的士兵猛然间撞在一起之后,之间激起的血花顿时染红了大地,两边的士兵开始陷入混乱推挤的血腥肉搏战中,最前排的战士死得最惨,几乎没有逃脱性命的。

        当前面几排的士兵全部都像挂糖葫芦串一样挂在最前排士兵的长矛上的时候,部落士兵高增长的阵亡数字终于开始下降,亚丁军队最前排的士兵现他们手中的长矛已经完全没用了,上面挂满了人,抽都抽不出来,更别提挥舞了。

        他们开始扔下手中的长矛,抽出弯刀战斗。

        这一下,亚丁军队最前面的阵线开始不再整齐,上万名部落战士疯狂不要命的冲击给这个坚固的钢铁森林带来了强有力的冲击,虽然这些部落战士阵亡率高得骇人,但是他们就像一团土豆泥被硬生生的按入了一团满是钢针的铁球之中,有不少的部落战士突破这些士兵的阵线,冲了进去。

        其中就包括了唐杰和达达玛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