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历史穿越 > 原来我在小说里 > 一百四十七章 发展才是硬道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一百四十七章 发展才是硬道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不出齐平川和陈弼意料。

    明王大世子粱凉在双阳城和永兴州知州因为某些不可言状的原因大打出手,最后许秋生死在金剑义子刀下,粱凉死在许栾刀下。

    这个消息一传出去,双阳城竟然安宁得很。

    京都那边,幼帝下旨,着令宗正寺和绣衣直指房携手彻查此案。

    然后就没了然后。

    宗正寺屁都没放一个,绣衣直指房仿佛根本没接到旨意。

    这是左相和陆炳的态度。

    不管是许秋生杀了粱凉,还是粱凉杀了许秋生。

    我们保留追究的权利。

    查不查是我们的事。

    明州那边,在京都幼帝下旨彻查后,明王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上折子说此事大有蹊跷,金剑义子裴昱早被逐出明州,粱凉更不可能杀朝廷命官,请皇上给犬子一个公道。

    话是这么说,实际上相当于没说。

    倒是把他撇干净了。

    对于双阳城,京都和三位藩王这一次算是彻底明白:那摊浑水,暂时还是别去搅弄。

    去了那么多人,都死了。

    仿佛那座城有一个漩涡,可以吞噬一切似的。

    现在唯一还活着的就是唐铁霜和裴昱。

    而裴昱……

    还叛变投诚。

    说出来也是个一把辛酸泪。

    明王可是苦不堪言,他麾下的裴昱叛变,剑疯子回去又禀报一个让他头疼的消息:唐沽父子,很有可能就是双阳城的幕后黑手。

    这就蛋疼了。

    一个双阳城已经深不可测,再加上京都硕果仅存开国功臣之一的唐沽,以及隐然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唐铁霜。

    这一股势力,不比一位藩王弱多少。

    双阳城暂时不动,明王和信王两人可也没闲着——两人毕竟赵室出身,总不能任由魏王和赵负商联合起来祸害梁室江山。

    于是勾心斗角的一番书信密谈。

    明王和信王出兵了。

    大徵正牌雄师,打不过魏王麾下的百战精锐。

    还打不过你只有三州之地的赵负商?

    于是明王和信王各自拨了一万精锐,向着凤翔府出发,明王因为距离更远,是以信王兵马在距离凤翔府百余里外驻兵停留。

    大战眼看就要一触即发。

    ……

    ……

    内伤需要调养。

    齐平川过上了神仙日子。

    早晚有商有苏侍候,裴昱有时候也会找理由来探望,这是人之常情,如今双阳城都知道,裴昱再也没有回头路。

    杀了明王三世子,她只能跟着双阳城一条路走到黑。

    不过她在的时候,气氛就有些尴尬。

    裴昱和商有苏之间,有种看不见的敌意,好在两人没有撕破脸皮。

    要不然难受的是齐平川。

    这一日齐平川坐在院子里树荫下乘凉,已快入夏,有些炎热了。

    小萝莉在一旁熬药。

    药香满院。

    大门外走进一青年,一身白衣,腰间佩剑,身后跟着个小丫头,看见摇着蒲扇优哉游哉的齐平川,哈哈一笑,“老子在山里忙死忙活,你狗日的就在这享福。”

    陈歆慕来了。

    齐平川轻轻起身,无可奈何的道:“你以为我清闲得了几日,伤好了就要去昭宁县。”

    按照陈弼的计划,是时候吞并昭宁县了。

    昭宁县那边已经提前布局。

    老教谕徐思青的儿子科举之后,一直在昭宁县候补。

    陈歆慕大咧咧的坐下,看着头也不抬的小萝莉商有苏,笑眯眯的,“小姑娘,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怎么眼熟的紧,你是京都人吧?”

    商有苏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谁家小姑娘漂亮,你就眼熟谁吧。”

    陈歆慕若有所思,正欲说话。

    忽然看见小萝莉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心里顿时一咯噔,脑海里猛然划过一道闪电,瞬间想到很多事,震惊莫名呆滞在那里。

    齐平川见状不喜,“喂喂喂,再这么色眯眯看着我家丫鬟,别怪我不把你当兄弟了哈。”

    陈歆慕颇有深意的说了句我哪敢觊觎她?

    又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嘀咕了一句,还不得被她爹从坟里爬出来揍成猪头。

    接过小桃倒的凉茶,看向齐平川,认真的道:“老子不想干了。”

    齐平川知道原因。

    陈弼说过,陈歆慕之才不在治理地方,而在沙场为将为帅,管理一个晴雨山没问题,但要管理十数座山头的民生治安事宜,不是他所长。

    点头道:“所以,你又想去游荡江湖睡遍女侠了?”

    陈歆慕双眼贼亮,“知我者,齐平川也,要不……咱俩一起,就咱们这气质这容貌,什么小姑娘什么女侠还不手到擒来。”

    一旁的商有苏咳嗽了一声。

    齐平川一脸正气,“我可没那个想法,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

    你陈歆慕要死,别带上我啊。

    陈歆慕切了一声。

    齐平川咳嗽道:“得了,别发牢骚了,我知道这一次并不是真的想去仗剑江湖,你面临的麻烦我和陈弼商量了,山里那些老将新兵,还是得你去管理,至于政事民生,我们会让一个专业人士来处理。”

    毕竟现在双阳城难得安宁。

    不趁现在赶紧发展,还要等三位藩王和京都那边继续送温暖么。

    陈歆慕眼睛一亮,“难道陈弼要去?”

    那感情好。

    齐平川翻了个白眼,“你怕是想多了,我和陈弼的意思,打算在县学双璧之中,看谁愿意放弃明年的科举,去你那里当个土皇帝。”

    又怕陈歆慕不知道这两人,继续道:“县学双璧都是老教谕徐思青的得意门生,一个叫杨荛,是双阳首富杨橓的公子,一个叫符祥,寒门出身。”

    陈歆慕哦了一声,“那你们看着办。”

    老教谕徐思青还是值得信赖。

    齐平川摇头,“也得看你的意思,毕竟是和你搭档,若是你俩不和会是个麻烦事。”

    还有一半没说出来。

    你俩要是太合拍,也是个麻烦事。

    制衡无处不在。

    陈歆慕起身,一脸雀跃,“那行,到时候你通知我就是,我出去溜达一圈,看看双阳城被陈弼打理得如何,也可学习学习借鉴借鉴嘛。”

    好不容易出趟山,不去浣清河上的画舫里听听小曲儿那就亏大发了。

    没有女侠睡。

    听女伎歌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嘛。

    当然,陈歆慕没想过睡女伎。

    齐平川没好气的道:“早去早回,吃了午饭我就去县衙找陈弼,然后叫上老教谕徐思青,我们一起去县学看看符祥和杨荛的意思。”

    也要考验一番。

    毕竟这个任务很重要,关系着今后的发展大局。

    去的人,须经得住寂寞。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原来我在小说里,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