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恐怖悬疑 - 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 后续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 后续

        德洛斯帝国皇帝里昂·哈因里希被拖入冥界的消息,像照耀于天穹的烈阳,从一个方向升起,缓缓洒满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接连遭受混沌使徒奥兹玛的复苏,以及内乱战争的德洛斯帝国,颇有些元气大伤的模样,新女皇约瑟芬颁布了一系列利民政策,  赢得平民一片好评。

        赞美她比肩先帝,永垂不朽……一堆繁华美丽的词汇加在了女皇身上,对于处于这样一个弱肉强食世界的平民们来说,能过起和平安心的日子,其实就已经满足了。

        北方领地的阿斯旺侯爵自然是全力支持女儿的王座,柯纳德公爵等一众显贵也纷纷拥护。

        然而帝国境内依然不怎么安稳,各行省的贵族表面效忠,  但暗地里都有各种风言风语流出。

        什么女皇并无先帝血脉,是联合革命军篡帝之位,还有诸如女皇政策昏庸,怎能把部分武学秘术公开于世呢,居然还允许帝国境内在报备的情况下,成立冒险家公会。

        那群毫无组织纪律的冒险家,说难听点就是无业游民,怎么可能为帝国效力。

        还好约瑟芬女皇早就有预料准备,流言蜚语完全不为所动,她明白自己的女皇之路不会一帆风顺,时间会检验她的“仁者无敌”的理念是否正确。

        某种意义上来说,“贵族阶级”其实不能完全一抹到底,适当的特权存在,有助于激起帝国子民的奋斗之心。

        学习知识是为了什么,战场杀敌又是为了什么,还有在其它行业的各方面卓越贡献……除了一部分的确是胸怀伟岸,大义无疆的伟人之外,谁流血流汗,  不是为了过上更好的优越生活。

        把握其中特权的适当程度就显得非常重要。

        大皇子范恩的血之诅咒被解除后,  被委派出去管理边境的一座城,这是女皇约瑟芬和一众大臣认真考虑过的。

        他曾经变身成伪装者,身份上难免令人诟病,而且他是起义的发起者,很多失去家庭成员的家庭,悲痛不理智的情况下,都把罪名怪在大皇子头上。

        暂时让他避避风头,顺带以城喻国,检验一下他的真实才干。

        大皇女西莉亚重新担任帝国外交使节,浑身充满干劲和希望,如今有了女皇约瑟芬的先例,下一任女皇未尝不可能是西莉亚。

        二皇女诺莎迪雅被委派到新皇家学院,成为那里的美女院长,学院被女皇寄予厚望,必须派一个值得信任,且有能力的人担任。

        三皇女在经历一段时间的悲伤后,也慢慢从低迷状态中走了出来,人总是要往前看的,她在皇宫中想多陪陪母亲,偶尔还能帮上点小忙。

        “驸马爷,希娅特大人,  大天使大人……~”未到皇宫,还隔着老远,圆滚滚的休曼就殷切的跑过来挨个请安,态度毕恭毕敬,肥胖的腰弯下去的时候真让人捏一把冷汗。

        他被大皇子捅了一剑,后来侥幸逃了一命之后,留下了很严重的后遗症。

        于是备上丰厚的礼物(半份家产),托夫人找到月娜请求帮助,月娜没要,他就把礼物供奉给了神,用在了黄金座堂的重建。

        “休曼,恢复的怎么样?”夜林对这个贵族胖子倒也没什么恶感,惜命的帝国忠犬,除了能跑和比较忠心,其它才能平庸无波。

        属于帝国有他也就那回事,没他貌似也不差的样子。

        “嘿嘿,托您的福,伤口已经痊愈了。”休曼赶忙拱手施礼,暗道驸马爷竟然真的从神手中活了下来,难道赛丽亚小姐说的是真的。

        驸马爷是神境?!

        神啊,太传说了,古往今来,神的伟岸只存在信徒们的口中和书籍之中,无人能亲眼目睹其光辉。

        若是驸马爷真的变成了神,他一定第一个成为虔诚的信徒,万一能获得点驸马爷的神辉什么的~

        休曼暗暗决定,回家把夜林的名字给供起来,每日三炷香好好的表达敬意。

        “休曼就不打扰您了。”他很会看眼色,恭敬的打个招呼,立马就撤退,免得惹人不耐烦。

        被盛烈的阳光沐浴着,休曼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暗暗感慨:“果然,还是在阳光下活的更舒服一些。”

        ……

        “你们来了。”

        女皇约瑟芬微笑优雅,放下手中批示公文的笔,不在意女皇身份之尊贵,亲自起身迎接。

        希娅特忙小心扶过女皇柔软白皙的玉臂,内心泛起些许无奈,如此隆重之礼,对于因为成为冒险家后性子逐渐洒脱的她来说,是有些繁杂了,但也能够理解女皇的考虑。

        约瑟芬命人沏上香茶,闲聊了一会,便把话题转移到贝尔玛尔公国,皇女菲奈的满月宴上面。

        帝国会派人去做一些表示,同时希望两国的外交和贸易,能够展开更深层次的合作。

        说罢,约瑟芬给了夜林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高贵美丽的斯卡迪女王,现在养的谁的孩子,早就是一个近乎公开的秘密了。

        “当初劫杀子民的军官和士兵,严重违背了帝国律法,残酷程度令人发指,已经全数处斩。”约瑟芬女皇还记得这件事情,当时被帝国模糊化处理了,现在被重新翻到了台面。

        除了对帝国上上下下以儆效尤之外,也是顺带给战斗力表现很惊人的赛丽亚一个交代,谁能想到那位忙于赚钱的赛富婆,居然有着不亚于奥兹玛的力量。

        一巴掌轻松拍塌的几道城墙,后来还是夜林用魔法帮忙修的。

        她们是来看望三皇女的,顺带道别,帝国后续的休养民生,削弱阶级固化,和她们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夜林,我还有件事想和你商量”女皇约瑟芬开口说道,打断了他也想一起离开去看三皇女的念头。

        书房内檀香优雅,凝神静心,没有太多华美的装饰,有的只是一幅山水画,堆积的书籍,还有摞起来很高的公文。

        约瑟芬女皇仪态端庄,素服简饰,举止言谈充满书卷文雅,有一种知性静美的气质,高贵但不难以接近。

        “你……真的成神了?”女皇朱唇一启,直言快语,并没有去弯弯绕绕的试探什么。

        对他这个境界来说,过多的废话铺垫毫无意义。

        “没有。”夜林如实摇头。

        旋即约瑟芬女皇轻轻舒了口气,微微心安,倒不是她想着夜林什么坏处,而是“神”太过虚无缥缈,古往今来关于神的资料寥寥无几,从不现于人世。

        她是为女儿伊莎贝拉担心,万一夜林突然化身飞升,远离人间,不问凡俗,女儿岂不是吃了大亏。

        现在夜林似乎还在常人理解的范畴之内,没有那么高的神性。

        “恰好,我也有件事想问问您的意见。”

        “但说无妨。”

        “您看什么日子,适合我与伊莎贝拉的婚礼。”

        “嗯?”

        约瑟芬女皇怔了片刻,才想起来他和卡特琳订婚已经有一年多了,差不多也到了该结婚的时候。

        “我会好好挑选的。”约瑟芬女皇又松了口气,若搁在以前当然越快越好,不过现在帝国的氛围稍有不适,估计得往后延一段时间。

        “卡特琳在后花园,你去吧。”约瑟芬女皇也不再留人,她还有需要公文要处理。

        夜林了然,留下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道:“这是我培养的一些灵草,能养颜护肤,消除疲劳。”

        檀香优雅,静谧怡人,约瑟芬女皇手指点了点礼盒,看了一眼夜林离开时关紧的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