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玄幻魔法 > 神级农场 > 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推心置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推心置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场面并没有陈玄想象中的剑拔弩张,甚至夏若飞还把陈玄让到了待客区,亲自动手泡起茶来。

    当然,夏若飞并没有拿出已经移栽成功的野茶来,而是用了桃源大红袍。

    陈玄有些尴尬,尤其是想到自己居然打入夏若飞的公司当了一名普通程序员,而刚才在夏若飞没有主动暴露身份之前,他还老老实实地称呼夏若飞“董事长”,他就更是觉得浑身不自在。

    夏若飞示意陈玄尝尝自己亲手泡的茶,然后问道:“陈兄,令尊派你到我们桃源公司来,应该不仅仅是让你到世俗历练体悟吧?我知道你可能并不了解内情,但我希望你能将你知道的信息坦诚相告……当然,我也绝不会逼迫陈兄,哪怕你现在扭头就回天一门,夏某也绝不阻拦。”

    陈玄微微点了点头,夏若飞的做法确实已经够意思了。不过他也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就这么走了,那他和夏若飞之间的友谊也就到此为止了,再相见就算不是仇人,大家也一定是形同陌路。

    陈玄内心并不希望如此,他在拍卖会上第一次见到夏若飞,就觉得两人挺投缘。后来经过几次接触,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尤其是得知夏若飞其实已经是金丹初期修士,早就把他这个最年轻的金丹修士名头给抢去了之后,他对夏若飞又多了几分钦佩,更希望能和夏若飞成为更好的朋友。

    陈玄想了想,说道:“夏兄弟,子不言父过,况且我确实不知道我父亲的用意。他老人家行事向来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不过夏兄弟既然问了,那我也只能尽量说说我的感觉了……”

    夏若飞微微点头,并没有说话,而是注视着陈玄,做出一副倾听的姿态。

    陈玄略一沉吟,就开口说道:“我猜……也许是和五圣令有关系。”

    夏若飞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眉毛微微一扬,脸上露出了一丝异色,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又恢复如常,并没有表现出特别动容之色。

    陈玄继续说道:“临走前的那晚,我父亲特地让我将两枚五圣令都带在身上,但却并没有说明原因。不过五圣令非常珍贵,我带着它们行走世俗界,多多少少还是存在一些风险的,他却坚持要我带上它们,这是有些反常的,所以我才会猜测,是不是我父亲派我出来历练的事情,和五圣令有一定的关系。”

    陈玄说这番话的时候很坦然,甚至都没有关心过自己的安危——毕竟五圣令那么珍贵,而他的修为是不如夏若飞的,如果夏若飞真的对五圣令起了觊觎之心,现在这种情况下,真有可能被抢夺走。

    不过他还是没怎么犹豫,就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判断说了出来。

    夏若飞心念急转,听了陈玄的话之后,其实他的判断和陈玄是一样的。

    不过如果说自己的修为、容貌这些在陈南风面前难以掩藏,倒也说得过去,毕竟陈南风是一名金丹后期修士,而且精神力修为也远超夏若飞。

    但五圣令……夏若飞自问是不会有任何破绽的。

    难道陈南风真的看出了一丝端倪,甚至猜到自己身上有一枚五圣令?夏若飞也不禁在心中嘀咕道。

    陈玄见夏若飞有些发愣,忍不住叫道:“夏兄弟!”

    “哦!”夏若飞回过神来,说道,“陈兄,不好意思,我有些走神了……你继续。”

    陈玄若有所思地看了夏若飞一眼,心中多多少少有些猜测。

    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而是苦笑了一下,说道:“其他就真没有什么多余的信息了。”

    说完,他干脆把那天晚上陈南风突然召见他,然后让他来世俗界历练的整个过程都跟夏若飞说了一遍,最后说道:“事情就是这样,其实我也是一头雾水……”

    夏若飞一边沉吟一边微微点头,然后说道:“好的,我知道了,多谢陈兄坦诚相告……”

    陈玄露出了一丝苦笑,说道:“夏兄弟,如果早知道这家公司是你的产业,我就算是拼着违抗父亲的命令,也绝不会来的!这次的事情,确实是我对不住你。”

    夏若飞摆摆手,说道:“不说这了。陈兄,我确实不知道天一门对我的态度是什么,也不知道令尊大人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安排了这一出。不过,请你回去之后转告令尊大人,我无意与天一门为敌,也从不想称霸修炼界,希望不要再出现这样触碰我底线的事情了。”

    说到这,夏若飞的表情变得严肃了很多,他看了陈玄一眼,继续说道:“是的!这是我的底线!虽然在很多修士眼中,世俗界的产业无足轻重,但我不一样。我不希望看到桃源公司受到影响、被人觊觎,更不希望我在世俗界的亲人、朋友受到来自修炼界的威胁,甚至受到伤害。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无论对方实力有多么强大,我都一定会疯狂报复,不死不休!”

    夏若飞的语气杀气腾腾的,让陈玄都不禁有些凛然。

    不过陈玄很快就苦笑了一下,说道:“夏兄弟,这就言重了。就算是我父亲此举有一些深意,但也绝不会是你猜测的那样……也许夏兄弟还不知道,在修炼界也是有一些不成文的规矩的,其中就有一点,也是大家公认的,那就是无论双方有什么仇恨,都不能波及对方世俗界的亲朋好友,不能影响到普通人,否则甚至会成为修炼界的公敌!”

    夏若飞眉毛微蹙,将信将疑地问道:“还有这样的规矩?”

    “我没必要和夏兄弟你说谎的。”陈玄说道,“一百多年前,就曾经有一位金丹初期的修士,把仇家在修炼界的家屠戮干净,结果这位金丹修士遭到了几乎整个修炼界的追杀,很快就走投无路,最终慌不择路地逃进了一个危险至极的古修遗迹,到现在都没有出来,大概率是陨落在里面了。”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规矩?”夏若飞问道。

    “大家都有自己的亲朋好友,尤其是如今的修炼界,高阶修士并不多,很多人世俗界的亲友都还在世,如果人人都不择手段,那这个世界就乱了,而且会人人自危的。”陈玄说道,“所以大家都会比较自觉地遵守这样的规矩。当然了,一些孑然一身的散修,尤其是一些凶名在外的邪道修士,也许就不一定会按规矩出牌了。不过不管怎么说,以我父亲的身份,是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这一点请夏兄弟放心!”

    夏若飞这才微微点头,说道:“原来如此……我知道了。陈兄,既然你并不知情,我也不让你为难。不过还是请你尽快离开桃源公司、离开三山吧!这样对大家都好。我也不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什么影响。”

    陈玄连忙说道:“说起这个,陈某还有个不情之请……”

    “请说。”夏若飞说道。

    “夏兄弟能不能让我在桃源公司呆一段时间?”陈玄说道。

    他说完这句话,就看到夏若飞微微皱眉,已经露出了一丝不悦之色,连忙解释道:“夏兄弟别误会,我想留下来,跟我父亲的指示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我参与桃源商城的开发项目,很多事情都做了一半,我还是希望能够有始有终,而且我们开发部现在比较倚重我的技术能力,我如果突然离开了,恐怕工作会受到很大影响的。”

    夏若飞闻言不禁一阵错愕,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色来。

    场面并没有陈玄想象中的剑拔弩张,甚至夏若飞还把陈玄让到了待客区,亲自动手泡起茶来。

    当然,夏若飞并没有拿出已经移栽成功的野茶来,而是用了桃源大红袍。

    陈玄有些尴尬,尤其是想到自己居然打入夏若飞的公司当了一名普通程序员,而刚才在夏若飞没有主动暴露身份之前,他还老老实实地称呼夏若飞“董事长”,他就更是觉得浑身不自在。

    夏若飞示意陈玄尝尝自己亲手泡的茶,然后问道:“陈兄,令尊派你到我们桃源公司来,应该不仅仅是让你到世俗历练体悟吧?我知道你可能并不了解内情,但我希望你能将你知道的信息坦诚相告……当然,我也绝不会逼迫陈兄,哪怕你现在扭头就回天一门,夏某也绝不阻拦。”

    陈玄微微点了点头,夏若飞的做法确实已经够意思了。不过他也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就这么走了,那他和夏若飞之间的友谊也就到此为止了,再相见就算不是仇人,大家也一定是形同陌路。

    陈玄内心并不希望如此,他在拍卖会上第一次见到夏若飞,就觉得两人挺投缘。后来经过几次接触,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尤其是得知夏若飞其实已经是金丹初期修士,早就把他这个最年轻的金丹修士名头给抢去了之后,他对夏若飞又多了几分钦佩,更希望能和夏若飞成为更好的朋友。

    陈玄想了想,说道:“夏兄弟,子不言父过,况且我确实不知道我父亲的用意。他老人家行事向来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不过夏兄弟既然问了,那我也只能尽量说说我的感觉了……”

    夏若飞微微点头,并没有说话,而是注视着陈玄,做出一副倾听的姿态。

    陈玄略一沉吟,就开口说道:“我猜……也许是和五圣令有关系。”

    夏若飞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眉毛微微一扬,脸上露出了一丝异色,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又恢复如常,并没有表现出特别动容之色。

    陈玄继续说道:“临走前的那晚,我父亲特地让我将两枚五圣令都带在身上,但却并没有说明原因。不过五圣令非常珍贵,我带着它们行走世俗界,多多少少还是存在一些风险的,他却坚持要我带上它们,这是有些反常的,所以我才会猜测,是不是我父亲派我出来历练的事情,和五圣令有一定的关系。”

    陈玄说这番话的时候很坦然,甚至都没有关心过自己的安危——毕竟五圣令那么珍贵,而他的修为是不如夏若飞的,如果夏若飞真的对五圣令起了觊觎之心,现在这种情况下,真有可能被抢夺走。

    不过他还是没怎么犹豫,就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判断说了出来。

    夏若飞心念急转,听了陈玄的话之后,其实他的判断和陈玄是一样的。

    不过如果说自己的修为、容貌这些在陈南风面前难以掩藏,倒也说得过去,毕竟陈南风是一名金丹后期修士,而且精神力修为也远超夏若飞。

    但五圣令……夏若飞自问是不会有任何破绽的。

    难道陈南风真的看出了一丝端倪,甚至猜到自己身上有一枚五圣令?夏若飞也不禁在心中嘀咕道。

    陈玄见夏若飞有些发愣,忍不住叫道:“夏兄弟!”

    “哦!”夏若飞回过神来,说道,“陈兄,不好意思,我有些走神了……你继续。”

    陈玄若有所思地看了夏若飞一眼,心中多多少少有些猜测。

    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而是苦笑了一下,说道:“其他就真没有什么多余的信息了。”

    说完,他干脆把那天晚上陈南风突然召见他,然后让他来世俗界历练的整个过程都跟夏若飞说了一遍,最后说道:“事情就是这样,其实我也是一头雾水……”

    夏若飞一边沉吟一边微微点头,然后说道:“好的,我知道了,多谢陈兄坦诚相告……”

    陈玄露出了一丝苦笑,说道:“夏兄弟,如果早知道这家公司是你的产业,我就算是拼着违抗父亲的命令,也绝不会来的!这次的事情,确实是我对不住你。”

    夏若飞摆摆手,说道:“不说这了。陈兄,我确实不知道天一门对我的态度是什么,也不知道令尊大人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安排了这一出。不过,请你回去之后转告令尊大人,我无意与天一门为敌,也从不想称霸修炼界,希望不要再出现这样触碰我底线的事情了。”

    (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神级农场,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