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说 - - 铁血杀神夏天在线阅读 - 第2221章 烈火烹油

第2221章 烈火烹油

        看到明武。

        夏天与明烈相互对视一眼,皆流露一抹意味深长。

        进来之后的明武,脸上早已经看不到昨夜离去时的阴沉,脸上挂着笑容,不停和大堂之内的人打招呼。

        对此。

        大家虽然感到有些惊讶,却也不会有人表现出来。

        不过有一人例外。

        那就是明文。

        “阿武,你怎么来了?”

        明文笑呵呵的问道。

        “今天大年初一,我来给老爷子拜年。”

        明武仿佛没有听出明文话语中隐含着的讥讽。

        说完之后,诚恳道,“大哥,昨天我回去想了一下,当时我的话的确有些过份,唉,是我小家子气了,只怕小天还会怪我吧。”

        “那我怎么知道。”

        明文摇摇头,指了指夏天所在方向,“他在那边,要不过去道个歉?”

        “好,道歉是应该的。”

        明武大步前走。

        明文一愣,没想到明武竟然来真的?

        这可不是他的作风。

        略微沉吟一下,当即也迈步走了过去。

        “老四也在啊。”

        到了近前,明武乐呵呵与明烈打了招呼,而后看向夏天,“小天,昨天二伯的话有些过火,是我不对,过些时日,我向夏总陪个不是,也希望小天你别放在心中。”

        旁边的明烈也如明文一般,不自禁怔然,甚为诧异。

        夏天亦是略微错愕,但很快报以客气的笑,“二伯,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是你想多了,我想……我姐也不会在意的,道歉就不必了,咱们都是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哪能记仇呢。”

        “对对对,说的太对了。”

        明武顿时喜笑颜开,又夸赞了夏天几句,随后道,“我去给老爷子拜个年。”

        说罢之后,转身离开大堂,走向后院。

        “怎么了四叔?”

        夏天笑眯眯望着眉头皱起的明烈。

        “没什么?”

        明烈摇摇头,说道,“你二伯他……怎么说呢,有些反常。”

        顿了顿,赶忙附和,“小天,你不要误会,我并不是说你二伯的不好,他既然能地下身段和你道歉,说明他真的认真想过了,只是……只是……”

        明烈再次摇摇头,却又说不下去了。

        “只是这不符合他往常的行事作风和性格,对吧?”

        夏天直接点破。

        “呃……”

        明烈愣了愣,倒也没有否认。

        “你二伯的性格极为倔强,而且喜欢钻牛角尖,处事风格很霸道,怎么说呢,反正我没见过他和别人低过头,哪怕是做错了一样,即便面对老爷子,他也不会轻易服软。”

        “是么……”

        夏天的眼眸闪烁,沉思着。

        他对明武不了解,自然也想不通。

        不过明烈这样说,倒是让他稍加留意。

        又过了片刻,明武陪着老爷子来到了大堂之内,气氛也更加热闹了。

        接下来,果然如明烈说的那般。

        前来上门给老爷子拜年的人犹如过江之卿一般,一波接着一波。

        来的这些人之中,绝不缺乏达官显贵,甚至好多人的身份都高的吓人。

        毕竟,老爷子曾是军人出身。

        这些人拜年之后,自然不会立即离开。

        而明文和明武便上前去招待。

        一旁的夏天看的眼花缭乱,这兄弟俩简直是在……抢人啊。

        反倒是明烈,早已经见怪不怪。

        一直到将近中午,才总算清闲下来。

        吃罢饭后,这一次,明文明武及明烈,则带着各自的家人离去了。

        不过在临行前,明武却是来到夏天近前,笑呵呵说道,“小天,我们单独谈谈?”

        嗯?

        夏天挑了挑眉头,旋即笑道,“好。”

        “走,去后厅。”

        明武做了个请的姿势,而后迈步,夏天则点点头跟随。

        这样一幕,让明家众人神色异样。

        自然也落在明文眼中。

        “哼!”

        明文冷哼一声,眸子中闪现阴霾,“老二,你什么时候这么有心计了?”

        ……

        同一时间。

        京城某个隐秘的宅院。

        “小姑。”

        客厅中,夏千云拿起茶壶,一只手挽着衣袖,向其中一个茶杯里面添水。

        同时说道,“您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望着对面的夏无忌,眉宇之间写满了疑惑,“您为什么要冒充明人给夏天写信,为什么又将另外半封信给我?您……到底是怎么想的?”

        “没什么想法。”

        夏无忌端起茶杯,也不嫌烫,吹了几下,轻轻品啜一口,而后道,“仅仅是让他知道真相而已,也让他看清楚我们夏家人的嘴脸。”

        “小姑……”

        两个字未落,夏无忌将他打断,淡淡道,“难道你没有想过带小天回去吗?”

        “我……”

        夏千云当即错愕,立即又变得灰败,“我自然也想过,但不是以这种方式啊。”

        “呵。”

        夏无忌嗤笑一声,“怪不得这些年来,你一事无成,怎么?心软了?也对,夏家毕竟是生你养你的地方,你在那个家有太多的回忆,你舍不得夏天去毁了那里,对吧。”

        这句话说出,夏千云身形一颤,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我没有……”

        “她是你亲妹妹!”

        夏无忌再次打断了他,冷斥道,“现在的你,除了瞻前顾后,软弱无能,和稀泥之外,你还剩下什么!”

        夏千云脸色涨红,想要反驳,却是无言以对。

        “我要的是烈火烹油。”

        这一刻的夏无忌,看起来冷酷而无情。

        “你认为自己是夏家人吗?还是说……夏家那些人会把你当成家人?哼!若非你坐在天庭元始这个位置,让他们有所顾忌的话,就凭你是千语哥哥的身份,只怕在就被他们弄死了,你现在还为夏家着想?夏千云啊夏千云,你给我滚!”

        夏无忌越说越怒。

        别看她年龄已经很大,又被囚禁三十年,但火爆子脾气上来,简直六亲不认。

        话音落下,直接抓起茶杯照着夏千云砸去。

        砰的一声。

        夏千云只是用胳膊稍微抵挡一下,护住脸颊,茶杯结结实实砸在手臂上,滚烫的茶水溅的满身都是。

        但他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缓缓站起,“小姑,您真的误会我了。”

        他直视着夏无忌,“夏天若去夏家,必然会大闹一场,那么……他的身份便会暴露,到时候,全世界都知道,他是千语和明人的孩子……”

        停顿了,深深吐出一口闷气,极为诚恳的说道,“一旦这个消息被传播出去,有多少人想要他死?您想过没有?尤其是君临,若他得知的话……”

        夏无忌眉头一皱,依旧冷硬道,“那你就和小天说,把其中的种种厉害告知他,让他自己选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