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 谢珩温酒 > 第888章 夜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88章 夜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叶知秋冷不丁被他这话吓了一跳,脸色都变了变,刚要开口说话,又被周明昊抢了先。

    昔日锦绣丛中的贵公子,现下站在风雪飘摇的小棚子里,脸上全是青青紫紫令人惨不忍睹的痕迹,偏生这会子还笑得格外灿烂:“但谁让你是个男子呢!咱们这辈子是没有做夫妻的缘分了,但是结拜成兄弟还是可以的!”

    他说着也不管叶知秋愿不愿意,抬手就把她拎了起来,转身朝漫天风雪一拜,“今日瑞雪,可证你我情谊!”

    “不是……”叶知秋毫无防备地就被他拽起来一起朝天拜了。

    她甚至都没来不及拒绝!

    在军营了混了几年,与她一起上过战场,同过生死的都是她兄弟,那算起来十几二十万个,可以说叶知秋别的什么都没有,就是兄弟多。

    偏偏周明昊还要上赶着送上门来。

    她抽回手臂,抬手就要给周明昊脸上再来一拳,谁曾想这厮两碗酒下肚,再加上先前确实被她揍得不轻,这一拳头还没来得及打下去,周明昊先站不稳往前栽了。

    叶知秋不得不收势改而伸手扶了他一把。

    谢万金和容生匆匆找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幕:

    周明昊鼻青脸肿得没个人样,叶知秋伸手搀扶着他,两人刚刚对天拜完,这姿势着实亲密得不像话。

    四公子震惊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来神来,立马走上前去,伸手拍了拍周明昊的下巴,眯着一双桃花眼仔细地看了片刻,努力确认道:“这是我周兄吧?”

    周明昊也不等他回答,低声嘀咕道:“早上看到的时候好像是穿这身衣裳来着,但是这脸怎么就肿成猪头了?”

    叶知秋扶着周明昊站稳以后,连忙就收手回袖,抬眸道:“我揍的。”

    谢万金闻言不由得好笑道:“我才半天没看见你们,这是出了什么大事?”

    四公子心道这又是动手揍,又是偷偷摸摸凑在一起拜天拜地的,怎么看都奇怪得很。

    他心里把这事猜了个七七八八,又自个儿脑补着平添了许多戏码,看着叶知秋的目光不由得有些微妙起来。

    “四公子!”叶知秋一看他这表情就心道不好,连忙开口解释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千万不要多想!”

    众所周知,谢四公子是个话多的,在自家人面前尤其地喜欢讲各种事,她生怕这人到谢玹跟前去胡言乱语,便率先把话说在了前头。谢万金却道:“本公子没多想啊。”

    四公子话虽是这样说的,看着叶知秋的目光越发的微妙复杂起来,“小叶,你做了什么事这么心虚啊?”

    叶知秋闻言,顿时有些急了,“我没做亏心事!我是奉陛下之命行事……我……”

    她一着急说话就不顺畅,莫名其妙地就变成了结巴。

    谢万金见她如此,越发认定了自己心中所想是对的,也不想听得小叶在这磕磕绊绊地解释,看起来就像是他在为难人一样。

    四公子忍不住开口打断道:“我不想了,你也别紧张了好不好?我大晚上地翻遍了整个帝京城可不是为了来看你结巴的,我是瞧周兄的。”

    周明昊闻言,忍不住笑道:“侯爷果然仗义!”

    旁人都因为他爹同谋反扯上了关系对他唯恐避之不及,真有对他挂怀的,也不一定能找到这来。

    如此可见,谢万金对他是真上了心的。

    十分难得。

    他这般想着,笑得越发开怀了,一不小心扯到了伤口只能抬手捂着嘴,连声道:“坐坐坐,侯爷快请坐下来喝两碗酒暖暖身子!”

    “你  害的我一通好找,就让我在这种地方喝酒啊?”谢万金这话是冲着周明昊说的,目光却落在一旁的容生身上。

    他倒是没什么所谓,锦绣高阁春风美酒享得,街头小巷薄酒小菜也爱。

    但是国师大人就不一样了。

    这厮讲究地很。

    容生迎上他的目光,微微挑了一下眉,淡淡道:“无妨。”

    “那行,坐吧。”谢万金绕过周明昊,直接坐在了他边上。

    小小的四方桌,他们几个各坐一边,立马就显得有些拥挤起来。

    这茶酒摊子并不小,先前坐在这里喝酒谈天的人也不少,雪落下来之后,这些个酒客才散了。

    边上那些桌上的酒碗盘子都还没来得及收,卖酒的老婆婆就急着上前来问:“客官喝点什么?吃点什么?”

    周明昊回头道:“把你这酒和肉都拿上来吧!”

    老婆婆连忙应声,招呼在后头忙活的老伴一起去拿酒端肉了。

    周明昊说完之后,又转头同几人道:“今个儿我请,都甭跟我客气哈!”

    叶知秋刚要开口说话,就被另一边的谢万金抢了先。

    四公子说:“得了吧,就这种地方能  吃掉你几两银子?装什么大方?”

    周明昊闻言,忍不住笑道:“心意!重在心意!”

    他一边说着,一边给谢万金和容生递碗,腾出手来之后又立马拎着酒坛子给两人倒酒。

    边上没有那么多侍女小厮,也没什么歌舞助兴,雪越下越大,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连周遭的酒客都走光了。

    一下子就只剩下他们这一桌,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周明昊却是兴致不减的模样,含笑道:“没想到侯爷还能找到这里来,我原本想着再见面,怎么也得一两年后了。”

    谢万金刚端起酒碗要喝酒,闻言不由得又放下了,“怎么?你还真要离开帝京啊?还一两年后再见!我长兄不是和你说了,最多半年就要回来吗?”

    周明昊闻言,也不争辩,只笑着打哈哈:“这出了帝京,在路上哪里还能算的准归期……”

    “  你别同我说这种糊弄人的话!”谢万金一听就知道他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当即便开口打断道:“你要是算不准,我就派人跟在你后面,帮你算清楚,你看这样是不是就什么事都没得糊弄了?”

    周明昊闻言顿时无言以对:“……”

    四公子这招太狠了。

    完全不给人留活路啊!

    (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谢珩温酒,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