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 燕墨染李云初 > 第374章 他只要西北十五座城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74章 他只要西北十五座城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云初得知燕墨染的真实身份已经公布于众,自己却没赶上这千载难逢的一出好戏,气得连晚饭都吃不下了。

    说好带自己一起去看戏的,现在却自己独自快乐了一把。

    晋王妃越想越生气。

    自己一直期待看到那几位王爷知道燕墨染原来是他们的皇叔后,都会是什么样精彩的表情。

    结果吃过午饭就接到宫里送来的圣旨,改封晋王为晋北王,赐以西北十五座城池为封地。

    李云初接到圣旨,就知道自己错过了好戏,并没有因为燕墨染成了藩王而高兴。

    当然全临安城的百姓也都高兴不起来,以为稳赢的赌局,结果输得血本无归。

    各大小赌庄的老板乐开了花。

    谁会想到晋王爷不要大周万里山河,只要西北十五座城池。

    西北乃是外敌入侵频繁之地,气候和地势都不合适农种业、商贾也很少去往西北经商。晋王为什么会选那儿当自己的封地,要选也选富饶繁华的东南之城。

    全天下只有晋王妃一人懂晋王。

    大周国西边莽莽群山,南边茫茫海域是两道天然的保护屏障。

    西北、东北算是大周国的两个大门,外敌入侵必经之地。

    东北好在有北虞雪山抵挡,车马粮草都不好运送。

    西北却是一马平川的沙丘,荒漠,易战之地,所以神将府才会常居西北武宁城,用血肉为大周国筑起一道人形屏障。

    而燕墨染一句话不说,不动声色就将大周护在自己身后,成为大周最坚实的盾,守护它的一世安宁。

    这位全天下最懂晋王爷的女人,气乎乎地熄了内寝里所有的灯,早早上床睡觉了。

    燕墨染忙完宫里的事回府,就直接沐浴进屋,连宋管家准备的宵夜也没有吃。

    内寝,只有从窗棂透进的稀薄月光,但燕墨染夜视能力极好,没有光也能看见纱缦重帷后李云初留给自己的那个线条娇美的后背。

    燕墨染沐浴后头发还来不及擦,此时已经将他披在身上薄薄衣衫打湿贴在后背,他却一点也不在意,掀开床顶垂下的帷缦坐到床边,将双臂支在李云初两侧,俯身压下在她耳边轻声道:“娇娇,我回来了!生这么大的气,怎么睡得着,不打算找我算帐么?”

    李云初当然睡不着,以前都是等着晋王爷回来一起睡觉的。但她不想理这个坏人,继续装睡,耳旁灼热的气息挠得她浑身发软,心里发烫。

    “怎么不理我,那我就干到你理我为止。”燕墨染的手已经滑进被子把着李云初的腰,轻轻将她翻了个身,锢在臂弯里。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李云初从侧躺变成平躺,耳边的灼热气息一下转移到脸上,她没忍住睁开了眼,正对上燕墨染那双满含笑意的眼睛,“你这个无赖!”

    “是啊,我就是无赖,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燕墨染将头埋在李云初颈脖处,叼着她细嫩的颈肉在牙间轻磨,拉着她的左手朝自己身下滑去。

    他那未擦干的头发从肩头滑到李云初的脸上,这个男人不知道头发不擦干睡觉会头痛吗?

    本来心里还在生闷气的李云初一下就火了,挣脱自己的手推着身上的燕墨染,“你头发没擦干就准备睡觉吗?是不是想要气死我,你好娶……”

    燕墨染猛然低下头,狠狠吻住她……

    李云初还在气头上,怎么可能顺从,下一刻就成了疾风骤雨般的互咬……

    燕墨染的舌尖被咬破,两人唇齿间都是血腥味,可他继续攻城掠地……

    良久,他才放开她,用拇指揉着她的红唇,微撑起身:“以后不许说这种话!”

    李云初气息不匀地喘道:“哪种话?”

    “刚刚你说的最后一句!”燕墨染不想重复那句话,“如果下次再说这种话,我就让你知道我不光是个无赖,我还是个变态。”

    “你……”李云初的双手掌抵在他的胸前,“谁叫你气我呢?”

    燕墨染俯视端详着她,喑哑道:“你倒是说说,我怎么气你了?”

    “洗完澡不知道擦干头发再上床?”李云初开始细数他的罪行。

    “我这不是想早点见到你吗?想让你帮我擦。”燕墨染将从浴房里带出来的干布巾递到李云初手里。

    “不擦。”李云初拒绝道。

    “真的不帮我擦?”燕墨染摸了摸李云初的脸问。

    “看好戏的时候不记得带上我,做事的时候就记得我了。”李云初眼眸半阖,与燕墨染咫尺相望。

    “就知道你会生气。”燕墨染刮了一下她的鼻尖。

    “知道我会生气,还那样做,是不是罪加一等。”李云初用手指戳着他的胸口。

    “我想快点把这里的事办完,好尽早带你去北渊国玩儿。”燕墨染拉着她的手,声音里透着诱惑,“你这样在我身上点火,是想惩罪我?还是想我惩罪你?嗯?”

    “你别想骗我,这里的事一下子怎么可能处理得完。周元帝中风好了,但你不会再让他像从前那样处理朝政之事了,太子也没有能独挡一面魄力,安王就算从江塘回来,也不可能马上能就接过皇位,他还需要磨炼。还有神医府的事一大堆呢……”李云初一件一件的说着。

    “那些事都不用我们操心,我已经安排好了。”燕墨染索性将李云初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怀里,“你再不帮我擦干头发,我真的要落下头痛的毛病了。”

    “那你说我听听,你都是怎么安排的?”李云初怎么可能让他落下头痛的毛病,拿过他手里的干帕子给他擦着已经半干的头发。

    “周元帝现在就是有名无实皇帝,一切朝政事务都由太子和内阁众臣商议来定,暂时不会出什么大事。太子已经召安王回临安城,我让他一定要带着安王在身边听政。安王的母妃家也在朝中有一定的影响力,看到现在的局式,心里应该明白,这是在给他当皇帝的机会啊,肯定会顶力相助的。等他学几个月的政务,周元帝会退位,太子会被废,传位于安王的诏书都拟好了。”燕墨染看着认真给自己擦着头发的人儿,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下。

    (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燕墨染李云初,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