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都市言情 > 杀青香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条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七十六章 条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骗你?“章岂冷淡的勾了下唇角,一点也没有被威胁到,“你有什么值得我骗的?“

    红罗刹听懂了嘲讽看轻之意,顿时也面如冰霜,“你就不怕我告诉人么?朱大将军那么信任倚重你,他要是知道你来自南魏,是南魏的细作,会怎么对待你?“

    “怎么你以为,朱大将军会没查过我的底细?“

    “什么,他知道?他知道,怎么还会认命你为将军府的执事?难道大将军早有判国之意?“越是深思,罗玉虹越是惊惧。镇守边关的守将,竟然里通外合……

    看着红罗刹脸上变幻的神情,章岂更觉得索然无味,区区一女子,一无所知,竟然还心系家国大事?也不知是赞扬她的爱国情操呢,还是嘲笑她的愚昧粗浅。

    “你父亲之死,势在必然。谁让他口无遮拦,说了不该说的话呢?看来你不愧是他的女儿,和他一脉相承。“

    “你……“

    红罗刹气得胸口起伏不定。

    本以为拿住了章岂的软肋,结果被反击了,而且一下击中她的最伤痛之处。她死死咬着牙,一声不吭,承受着难以言喻的痛楚。

    怎么,以为她会看在当初的救命恩情上,网开一面?那就看扁她了!她罗玉虹知晓大体,懂得轻重,怎么可能为了一点私交就将关系家国的大事放过了?

    于是,罗玉虹不再思考其他,主动求见了安定府的最高指挥官。

    朱大将军本来不想私见一介女流,可罗玉虹口口声声,有极其要紧的大事禀告,他暗地寻思,难不成红罗刹在和南魏使者团交流的时候,有什么“意外收获“?嗯,那就不可不见了。

    “传。“

    罗玉虹得以进入大军将府,开门见山,也不啰嗦。

    主要是北汉这边不兴客套,大将军日理万机,哪有功夫听她啰嗦,云深雾绕得扯上一大篇?“将军,玉虹两年前在野外寻马的时候,遇到了将军府的元执事……“

    话音刚落,朱大将军就皱起眉,怎么说起他手下的人了,连忙挥手,“等下,你说的不是南魏使者团的事情么?“

    “的确和使者团相关。“

    “那继续说!“

    “是。当时情况紧急,玉虹命悬一线,亏得元执事搭救。这一点上,玉虹非常感谢他的救命之恩。然而一码归一码,他是我罗玉虹的救命恩人不假,可他是南魏的细作也是真!我罗玉虹不能明知真相而不禀告!“

    朱大将军愣了一愣,“什么?“

    罗玉虹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是,大将军没有听错。大将军府下的元执事是南魏的细作!他潜伏我北汉两年之久了,不知暗中传递了多少消息回去,大将军,玉虹知道他为人处世很得您的喜爱,可他是细作啊!他别有用心,并不忠诚我们北汉!“

    “等等!“朱大将军露出惊讶之色,“你如何得知他是南魏人的?“

    “因为……“罗玉虹动了下嘴唇,很快下定决心,这时候不是儿女私情的时候,便大方说了,“当年,他为了救我受了伤。我帮他上药的时候,发现他随身携带的行礼中,有一副画像。那画像中是一名身姿妖娆面容秀丽的女子,我一看就记住了。“

    “这次奉大将军的命,接待南魏使者团。就在正使杨天一的身边,发现了这名女子。天底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元执事携带的画像,偏偏像杨正使的身边侍女?于是玉虹就去问元执事了,面对铁一般的事实,他承认了,他就是南魏的细作!“

    朱大将军听完,露出难以接受的表情。

    这表情,和罗玉虹想象的差不多。她赶紧道,“玉虹知道,大将军一时难以相信,可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啊,元执事就是南魏的细作,他潜伏这么久,心思狡诈,大将军还是尽快将其拿下,严刑拷打,说不定能顺藤摸瓜,找到他背后的联络人,说不定能一网打尽!把南魏的探子们,尽数拔起!“

    朱大将军拍了拍额头,努力梳理这其中的关系,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你去问了元卿,元卿亲口承认了,他来自南魏,是南魏的细作?“

    “是!“

    “你所说,一字一句,绝无虚假?“

    “是!“罗玉虹拍着胸脯,“我用自己的身家性命保证!“

    “胡闹!“朱大将军拍了下桌子,“你赶紧走,迟一下我就下令抓你!“

    罗玉虹一腔慷慨的爱国情怀,顿时如遭到了冷水泼。她僵硬着身子,和被雷劈过一样,喃喃道,“我应该知道的,他就在你手底下……要说你毫不知情,肯定是假的。你知道,你身为镇守边关的守将,怎么可能一无所知!“

    “所以,你们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一起出卖北汉的利益……“

    “闭嘴!“朱大将军镇守边关多少年,就是到了朝堂也是受人敬重了,再说,在这安定府里,他就跟土皇帝一样,怎么受得了这么侮辱?

    “无知妇人,本将军问你可有一字虚假,你拍着胸脯说身家性命作保。就冲这句话,本将军将你下牢,你也无话可说。“

    “我罗玉虹是敢打包票,为了北汉,我区区一条性命算什么。可是大将军你可敢跟我对峙到金京?让天子来评理?“

    朱大将军摇头,既是拒绝,又是嘲讽,“果然是妇人之见,天子怎么会评断这等小事?何况,你当你天子愿意见你们罗家的人么?“

    一句话,又说的罗玉虹涨红了脸。

    “我父亲是说过一些不当言辞,但他已然作古……“

    “他死了,你就不能安生一点,过老实日子?也是我心善,容得你张狂,换在其他地方,你早死了八百遍了!“

    看着罗玉虹倔犟而偏激的面庞,朱大将军也是承认自己的“慈悲心肠“了,“实话不和你说明白,你还一头雾水,自以为是呢!你父亲当年是说错了一句话,才落得如此下场。元执事家里……他得了一块免死金牌。“

    被赶出将军府的罗玉虹迷迷瞪瞪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过后,她才恢复了正常的思考能力。

    她父亲,她的家族,是怎么落到如此下场的?因为她父亲年轻气盛,狂妄得和友朋争持时,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他说皇帝是女奴生的。

    这件事,是事实。但是可以放在太阳底下,光明正大说的么?

    说了,就是质疑皇帝的血统啊!

    别人都知道,就是憋死在肚子里,不说。

    他说了,也就别怪皇帝暗中恨上。

    有道是打人不打脸,这一巴掌皇帝肯定要还回来的。也就不怪罗家后来层层败落。也不怪他父母双亡之后,叔叔婶婶任意侵占所有家产,把她逐出家门。

    罗玉虹感怀身世,然后想起元卿——他家里有块免死金牌?这……乍一看是好事,犯了法都能逃过一劫,皇帝都不能处死……仔细一想,就是个大坑啊,皇帝能允许一个自己不能惩罚的人逍遥快活?若是他跟自己父亲一样,是个心直口快的,岂不是得一辈子隐忍?

    皇帝……从来不是能隐忍长久的,迟早得找个机会发泄的。龙颜震怒,只怕整个家族覆灭,就在顷刻之间!

    将心比心,易地而处,罗玉虹终于明白了。顿时又羞又愧,感情元卿是南魏人,但一定在南魏待不下去了,他的免死金牌就是一道催命符,皇帝不杀他,但可以让别人杀。有的是人愿意替皇帝解决后患,然后拿着他的人头去博皇帝的好感。

    这么说来,都是她误会了?

    想起当时元卿成竹在胸的模样,罗玉虹尴尬无言,倒是很想挖个地洞把自己藏起来。

    可是,那毕竟是她的救命恩人。

    自尊心不允许她躲避。

    她主动去道歉,却得知元卿元执事被朱大将军派遣出去了,归期未定。也罢,等他回来,再好好致歉吧。

    罗玉虹如此想到,但是忍不住生出一点好奇心——那画像中的女子,明显成了南魏使者的女人,怎么元卿没有过去相见,甚至对杨正使也没有任何行动呢?

    他就不想洗刷女人被夺的耻辱么?

    原本她对杨天一没有任何感觉的,只当是萍水相逢的过客,可现在,她多了几分在意。甚至暗暗打听相关事情,打算若是有机会,就帮元卿翘墙角,把他的女人给挖过来。到时候就当赔礼的礼物,岂不是大妙?

    这般想着,正好有个机会,前两年马王生育了两匹小马驹,如今已经长到两个月了。这等神骏的小马驹,都是有人预定的。红罗刹得到机会,一路护送小马驹进金京,送给朝堂的某位当权人物——具体是谁,只说是到了会有人来接。其他的无需知道。

    换做平时,她逍遥自在惯了,加上对金京多少有些怯意,不愿意去。这会儿,为了报答恩情,顺便致歉,罗玉虹接了这个活。

    不就是去金京么,错过这个机会,只怕再没机会弥补她犯下的过错了!

    罗玉虹快马加鞭,比使者团慢悠悠的速度快多了。不到十天,就追上了去。

    “来者何人?“

    大雨倾盆而至,雨中的防范是最强的。罗玉虹被淋湿了,曼妙的身姿都被绳索勾勒得清晰无比,被押送到使者面前,杨天一的眼睛不可抑止的亮了。

    “杨侯爷,这女子说认得你?“

    擦干了脸,罗玉虹不施粉黛,可那姿容比雨后的芙蓉更清艳,杨天一连忙道,“是,是,这是罗姑娘啊!“

    一面吩咐左右,“快点带罗姑娘下去更衣吧。“

    绿梅阿罗赶紧一左一右扶着罗玉虹沐浴。行进的途中,实在不甚方便,罗玉虹表示擦擦身体就行,而绿梅阿罗就算堕落风尘之中,也是生活富裕的,娇惯的不洗澡就浑身难受。特特烧了热水,两人一左一右服侍罗玉虹。

    身上没有携带任何武器。

    如雪一般的肌肤滑腻,腰腹没有一点点赘肉。相比自己等人的瘦弱单薄身体,罗玉虹的细腰有力,胸脯涨涨的,身材真是凹凸有致,连女人看了都直了眼,更何况……

    叹息着,绿梅阿罗两人给罗玉虹准备了丝绸的里衣,就退下了。

    罗玉虹呆呆坐在卧房内,心说,待会见了杨天一,该如何说起他身边女子的事情?直接索要?不好吧,人家千里迢迢的跟着来,明显是受倚重的。平白叫人割爱,他会答应吗?

    再说,凭什么她主动开口,人家就要答应?

    反复纠结,纠结至极!

    最后,她想出了一个办法!

    以人换人!

    反正她这辈子也不打算嫁人了,而她所有的,除了这副身子,也没有其他了。

    不一会儿,杨天一过来了。看着洗漱之后,浑身散发惊人美感的罗玉虹,感觉小腹下蠢蠢欲动。

    “美人恩重啊,追随千里,冒着烈日大雨,叫我如何回报?“

    杨天一半是感怀,半是试探的问道。

    罗玉虹手指抵住杨天一的靠近,“我有一个要求,你答应了……才可以。不然,我宁死不从。

    “啊?“

    杨天一还真没想过,罗玉虹会答应。因为就他所知道的有关红罗刹的事情,这是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奇女子。想要霸王硬上弓,只怕要遭受数倍打击。

    “你,你说?“

    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身边的女子,我要她们离开一个。“

    “一个?“

    不是他故意重复的,而是这个条件,出奇的……匪夷所思?

    哪怕提出,全部赶走,杨天一也会照办的啊。现在只要一个离开,那他连不答应的道理都没了。

    “是谁言语上触怒了你?你只管说,我把人交给你,任凭你处置可好?“

    “不用!“

    罗玉虹想好了,便定心下来,“我只要这个女子离开你,然后,她何去何从,你不能过问。“

    “呵呵……“杨天一真的笑起来,万万没想到,自己有此等艳福,一把拥住罗玉虹,“好好好,但凡你想要的,我都会帮你的。说吧,到底谁得罪了你?说了,我帮你出气!“

    “她没有得罪我,我只是……只是不想她留在你身边罢了!“

    (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杀青香,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