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说 > 武侠修真 > 贫僧法海佛门世尊 > 正文 第188章 认真一拳,菩萨你输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第188章 认真一拳,菩萨你输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猴子没有后退,甚至还笑出了声来。

    至尊宝打量着观世音,“一个还没断奶的小娃娃,就敢和本大圣叫嚣,你怕是没睡醒吧!让如来佛祖和本大圣对话才差不多。”

    观世音很清楚,猴子现在身上就剩下了一个地方硬,嘴硬。

    和嘴硬的猴子争辩是无趣的,猴子经历过两世唐僧,口才已经不亚于一般的佛门圣僧了,尤其猴子现在,紧箍咒没用了,五行山也被猴子炼成了心脏,现在的孙悟空和当年唐三藏的孙悟空,完全是俩猴子。

    白龙马插了一句,“师兄,你不是说观世音很漂亮很强大吗?就这个怂样?依我看,还没有抱着她的那个妇人有韵味。”

    此言一出,全场氛围有点尴尬。

    法海看着抱着观世音的那个虎背熊腰的妇人,这个女人皮肤黝黑,头发黄又奚落,身材壮硕如狗熊,不管是从哪个角度看,法海都无法从这个女人的身上找到和美相关的共同点,可为什么小白龙说这女人风韵犹存?是贫僧跟不上时代了,还是说东海龙的审美观和人不同?

    孙悟空捂着了脸,猴子觉得很丢脸,为什么平常看起来似乎很正常,但是总是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语,这个女人哪儿有美的感觉,你这样说话,我会觉得很丢脸的。

    尴尬的氛围里,作为观音禅院主持金池长老终于忍不住了,“观世音也好,取经人也罢,今天既然都要度我观音禅院,那本座就以一己之力,度灭苍生,让你们知道什么叫佛法无量!”

    法海听着这似曾耳闻的话语,暗道,这不是我的台词吗?怎么落在了金池长老的口中。

    金池长老大喝完一句后,猛地挥袖,只看到漫漫金芒汇聚,那金色佛光径直朝着观世音劈了过去。

    观世音看此,女婴双瞳怒睁,却看到金色佛光凝固在了半空,佛光犹若金桥连接了观世音和金池长老。

    观世音道,“此地为观音禅院,是本座修行法场,你为观音禅院方丈,违逆本座,不尊佛礼,嗔怒憎恶,实在罪大恶极,看在你与本座同为佛道中人,本座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撤出屏障,皈依本座,从此你还是金池长老。”

    金池长老看着观世音,哈哈笑了起来,“小小女童,不过是沾了一丝观世音菩萨转世灵缘,就一口一个观音本座,你这一套骗术骗得了外人,却骗不了贫僧!观音禅院方丈代代祭拜观世音菩萨,早与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有了一些冥冥中的佛缘,这佛缘禅机,妙不可言,故而,观音禅院的方丈,只需要一眼就能看出来阁下是不是真的观世音转世!”

    观音女童笑了起来,”依你所言,我的真身是什么来路?”

    金池长老捋着胡须,“你,不过是沾了一丝观世音菩萨的转世机缘,也许是和观世音菩萨见过一面,也许你和真正的观世音菩萨有一些血缘上的关系,所以才能有几分菩萨神威,现在真相已经大白,还请女施主莫要继续招摇撞骗的做妖,毁我观世音菩萨清名,坏取经人正路。“

    观音女童道,“是也好,不是也罢,今天观音禅院必须归降本座,一样的,取经人法海的袈裟,也得归本座!”

    听此言语,法海笑了起来,“看来这位女施主是相当自信啊,这种情况下还疯狂挑衅贫僧,贫僧很想知道你背后的靠山是谁?!”

    话音落下,法海朝着观世音猛地踹出一脚,这一脚幅度并不大,只是这一脚踢出去,下一刻里被观世音双瞳凝固的时空寸寸崩裂,金池长老无匹佛门金虹直接贯穿向了女婴身上。

    “法海,你这是找死!”

    女童观世音看着法海,猛地高喝,“吧嘛……”

    “还想使用六字真言?”法海抢在了女童说出六字真言之前,一掌劈向了那女童,女童看此身影倒退,襁褓在半空中旋转了起来。

    法海刚想说话,背后地方,轰的一声巨响,法海回头看去,自己的脚后跟往后,只看到一道足足数百百丈深的巨大地裂缝隙那些地裂缝隙中,无数道白色的佛光金刃呼啸窜出,巨大磅礴的可怖刀芒浩浩荡荡,最小的也有数丈之宽。

    一道道地裂佛刀滚滚不绝,浩浩荡荡劈向了地面上的法海,法海双手合拢,身上袈裟飒飒飞舞,诚起来了一个肉眼可见的金钟罩,那些观世音劈出来的金芒佛刃和金钟罩撞在一起,瞬间就被金钟罩壁垒给吸收了个干干净净,一点缝隙都没有留下。

    猴子双眼盯着法海的护体金光,火眼金睛内敛,“原来如此,我说怎么看着这个女童有点眼熟,原来是她啊!”

    白龙马好奇道,“大师兄,你看出来了什么门道吗?”

    “有点门道,”悟空道,“不过这门道不能给你说。

    白龙马道,“神秘什么啊,说出来能死吗?!”

    猴子道,”我说出来当然不会死啊,不过,你肯定会死的很惨!“

    白龙马道,“你吓唬我?”

    轰——

    女婴猛地推手,无数道金芒佛刃会合形成一道肉眼可见的金色佛芒漩涡,漩涡中间的法海瞬间遭遇到了一道道旋转刀芒的绞杀攻势,整个地面都被搅动了开来,而法海身躯纹丝不动。

    女童道,“真心应物,不生分别!!”

    金色佛芒汇聚,化作观世音法相,法相拈花一笑,巨掌朝着法海面门砸了去。

    法海双手抬起,“佛说过去不可追,可追,可不可追!”

    过去弥陀经起,一尊金色佛陀法相出现,法相和那观世音法相对立,佛光双掌和观世音的拈花掌对撞在一起,浩浩荡荡的佛力朝着四面八方崩碎过去。

    “大悲无泪,大悟无言,大笑无声。悟佛之言,定要行佛之行!法海,还不速速醒悟!!”

    “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观音,破法!”

    法海背后佛陀法相一掌轰出直接摧毁了观世音的法相,法相崩塌,法海的脸色却苍白了起来。

    只看到女童的手臂直接贯穿了法海的心口,她的手猛地发力,佛光冲卷,法海身躯倒飞了出去。

    女童看着法海后退身影,趁胜追击,“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不管你这一拳多么强!即使你能护法境力敌半步化神的我,法海,你输了!”

    然而,法海的举动让她意外,法海扬起了自己的手,法海的手上居然多了一件襁褓,那,那不是女婴身上的襁褓外套吗?

    女婴此刻明白了,法海挨了自己一拳,只是为了抢走自己的襁褓!

    襁褓是什么?

    襁褓就是袈裟的最后一角!

    有了这一个襁褓,八宝袈裟就齐了!

    那女婴发出了惨叫声,“还给我!圣衣袈裟是我的!”

    “是时候,物归原主了!”法海把那襁褓往身上一拍,只看到法海周身袈裟圣衣飒飒作响起来,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金色佛文在法海袈裟上流淌,法海整个人犹若沉浸在佛之国度一般,一言一行,都加持上了无尽佛法。

    结界内的金池长老看此,似乎明白了一切。

    金池长老瘫软坐在了地上,难念笑道,“原来是这样!原来,最后一块圣衣袈裟的角落是被你拿着,当成了襁褓,难怪我不管找了哪儿,都找不到这一块圣衣袈裟角落,居然是在你这,哈哈,观世音菩萨,终究还是信不过老僧啊,她终究还是信不过观音禅院的历代金池长老啊!!”

    说到这里,金池长老身上的金芒佛光变得燃烧起来,金色的佛焰燃烧到了极点几乎扭曲了结界,强大的佛焰中,金池长老双臂扬起,“老僧曾劝千万世人向善为良,因为这世上总是有一个人愿意相信他们是善良的,老僧全说过千万个恶人放下屠刀,那些恶人却都没有善果,老僧度过千万条亡魂,只求他们心安所去,可惜这天地根本没有轮回,没有寄托灵魂的场地,菩萨说劝人向善就是最大的功德,可却从不说劝人向善就是劝人去死,事到如今,老僧必须为那些死在老僧手里的无辜性命向菩萨讨一个公道!法师,请让开!”

    金池长老周身佛焰冲灭,观音禅院结界里,金池长老化作一团佛焰冲杀出来。

    那观世音女童看此形势,急忙后撤,“阿母,救我!”

    “小姐,别慌!”

    只看到中年壮妇走到了面前,她看着冲来的金池长老,一掌抽了过去,“区区一个元婴九重天的小辈,也敢在我家小姐面前耀武扬威!”

    轰——

    金池长老和那中年壮妇撞在了一起,只看到佛焰散灭,佛火当中一尊年轻恶面的和尚,脸上印着牙狼刺青,肩膀上画着金色梵纹,他年轻的脸颊上满是不屑笑容,猛地挥拳,正中了中年妇人的脖颈。

    猴子看着变年轻的金池长老,喃喃道,“这,这就是师傅说的燃烧小宇宙吗?”

    白龙马翻着法海的日记本,一边道,”不,这个叫燃烧寿元,是一种极限玩法,这个金池长老看来是真的要和观世音玩命了。”

    猴子道,“你是不是傻啊!想象一下,自己供奉了祭拜代的神祗,突兀有一天神祗给你讲,他从来没有相信过你,甚至只是把你当成一条狗,你会怎么想?这种情况下,金池长老没有崩溃已经很厉害了,换做是你,八成现在已经神经病了。”

    “我神经病?”白龙马道,“我心理素质好着呢!”

    “是吗?绿……”

    “我和你拼了,猴子!”

    中年妇人和年轻黑化的金池长老打的有来有回,颇有当初方丈和金丹老祖大战的风采。

    不过可惜的是,方丈那是秒杀,金池这个,又是黑化,又是燃烧小宇宙,结果只能和对方五五开,这就不得不让人馆主那个中年妇人的实力,她难道说也是个化神?

    毕竟金池长老可是已经元婴九重了,这黑化和小宇宙一燃烧,至少化神战斗力了。

    唯有化神才能对付化神!

    比起来中年妇人和金池长老的缠斗,法海看着那虚弱的女童,眼神里充满了慈悲,“我见过真正的观世音,她长的可不是你这个模样。”

    女童看着法海,“她长得什么模样?”

    法海道,“很漂亮,很有气质,而且说起话来很好听。”

    女童道,“我只是没长大,等我长大了也是那般模样。”

    “你长大?”法海道,“还是算了吧,说一说你的底细吧,你到底是谁?”

    女童看着法海,“你应该去问你师傅。”

    法海道,“我现在要是能找到我师傅,我还会问你吗?金池长老讲到,你和观世音菩萨有莫大的联系,这个莫大的联系是什么?”

    女童没有说话,折身看向了不远处观音禅院,随后一跃而起,就要冲入观音禅院。

    黑化的金池长老看此,高声道,“法海!不可以让她进入禅院!阻止她!”

    法海没有说话,只是身影变得模糊起来。

    “没有人可以给我法海摆脸子!”

    “大罗梵音·认真的左右横跳。”

    飒飒——

    瞬间,女童的面前,出现了数百个法海虚影,法海的身影重重叠叠,形成了一道三丈多高,数十丈宽的可怖人墙,人墙各个都是法海模样,数千万个法海齐齐朝着面前的女童高声道,“孽障,贫僧一眼看出你不是什么好人,事到如今,今天就灭了你,为我佛门观世音大士扫清恶名!”

    千万个法海齐齐出掌,犹若洪水就要把女童淹没。

    “碎!”

    女童一跃而起右手合拢高声道,“法海,你这是找死!”

    “来!”

    无数道法海汇聚成一个真身,法海抬起了头,双瞳的目光变得犀利起来,“这一拳接得住吗?”

    女婴拼命想要躲开这一拳,可是法海的认真一拳,是你能躲开的吗?

    法海挥袖,一时间苍茫百拳轰出,轰隆隆声里,女婴一跃而起,女婴双手合拢,玉手中飞扬,一道道绿色的柳叶片凭空出现,那些柳叶化作锋利无比的剑芒浩浩荡荡朝着法海倒卷了过来。

    然而,法海比她更快!

    法海一拳轰出,结结实实打在了女婴心口,襁褓女婴的背后,轰的一声,地面犹若被巨爪撕裂,无数道可怖的土浪冲天而起,翻天而起的百米高土浪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风暴,朝着四面八方冲卷而去,只是一个瞬间,方圆千丈,夷为平地。

    庙前的山没有了,峡谷也没有了,之前的山道不见了,唯有平滑如镜面一样的平原,地面上,一个和尚双瞳放光,他的右拳上血流而出,金色的佛血流流淌而下,血水一滴滴的落入了女婴的口中,女婴双手抓着法海的拳头,她的双眼满是不甘,“你,你……”

    (

君临本站阅读为我站之荣幸,若君喜欢本站书籍,请告知君之朋友一起观赏,君之推荐,对本站莫大的支持。愿君阅读愉快,如君喜欢本书贫僧法海佛门世尊,记得收藏哟!若君觉得本书好看,可复制网址,到各大论坛及个人博客进行宣传,君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源泉。祝君生活愉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